傲剑天穹 第一章节 星辰坠落

【傲剑天穹 第一章节 星辰坠落】
咚!
一声沉重的鼓声,送走天边最后一丝如血残阳,湛蓝的天如同被一层巨大的天幕遮盖,变得昏暗起来。
夜幕,终于降临。
可以容纳十万人的巨大广场中间,是一座有着九百九十九个台阶的宏伟建筑。
这是星殿!
星殿高高矗立在那,直插天穹!
星殿四周的广场上,密密麻麻,跪满了人群。
所有人按照品阶,从内到外,越是靠近星殿的人,品阶越高。
九百九十九阶之上的星殿正门口,跪着一个面色肃穆气度威严的中年男人,头戴皇冠,身着滚龙黄袍。
正是苍穹国的皇帝,皇甫浩然。
神殿的东侧,架着一面锈迹斑驳的大鼓。
少年一身素服,站在整个星殿的最高处,平静的面色下,那双纯净的眸子中,却多少带着几分紧张。
这种苍穹国百年一次的祭祀北斗七星的盛大活动,原本轮不到他来击鼓。这是他的父亲,镇国大将军徐稷费尽心思,才为他争取到的机会。
苍穹国百年祭祀北斗七星一次,若是七星全都亮起光芒,那便说明上天庇佑苍穹国。
七星耀,当保苍穹国百年国运不衰!
苍穹国从开国至今,已经有一千三百九十多年,今年,今天,是苍穹国开国以来,第十四次祭祀北斗七星!
当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这七颗星全部亮起时,星殿将沟动这七颗北斗星,产生大量天地灵气!
作为击鼓人,所站的那个位置,可以直接接受天地灵气的涤荡,所获好处最大!
所以说,每百年一次的祭祀北斗七星活动,能成为击鼓人,几乎是苍穹国所有少年的梦想。
而以往,站在这面有着一千多年历史,上面充满斑驳锈迹如同古董一般的老鼓前的人,几乎都是皇室中人!
要么是太子,要么是皇子,外人来敲这面鼓,从古至今,只有过一次!
少年这是第二次!
少年的父亲,就在皇帝身边,高大的身躯跪在那里依旧显得挺拔无比,如同一株苍松。
虽然所有人都是低着头跪着,但少年依旧敏锐的感觉到无数人在嫉妒自己,更能感受到父亲对自己那份浓重的关爱。
少年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改变自身体质,改变命运,不让父母双亲失望。
“星现!”一个来自宫廷的大礼仪官声音清朗,神色肃穆,中气十足的高呼道:“拜!”
少年站在一面巨大的鼓前,再次挥动手中的鼓槌,朝着那面大鼓敲了过去!
咚!
鼓声隆隆,沉重,悠长。
以皇帝皇甫浩然为首的所有帝国文武群臣以及广场中四面八方的贵族,随着鼓声,面朝星殿,一脸虔诚,齐齐拜了下去。
这时候,星殿的四周天空中,不知从何时,突然间多出数百个悬空盘膝而坐的人,围绕在星殿四周,每个人身上都澎湃着强大的真元波动。
随着这声鼓响,这数百个围绕着星殿悬空盘坐的人身上,同时发出一道光芒,一齐射向星殿最高处那个尖顶。
仔细看去,在那尖顶之上,还有着一颗极小的银色星星。
当所有人共同将力量灌注到那颗小星星上时,小星星突然间爆发出一股浩瀚澎湃的宏大力量,猛的射出一道光芒,轰的一下,直冲天穹。
整个苍穹国,甚至周围邻国,都可以看到这如同神迹的一幕。
无数的苍穹国民,都在这一瞬间,虔诚无比的拜倒在地,诚惶诚恐的看着这幕神迹。
轰!
随着星殿尖顶那颗小星星发出的刺目光芒,被暮色遮住的夜空像是被突然间点燃了一般,天空中一颗大星,骤然亮起。
“天佑苍穹,天枢亮!”来自宫廷的大礼仪官,向来一板一眼,是个极为自律的人,此刻的声音却也禁不住有些激动。
半空中,围绕着星殿的那些人身上能量源源不断的往星殿顶端那颗小星星上灌注而去。
跟北斗第一星天枢遥相呼应,那颗小星星上射出的光芒愈发璀璨耀眼。
咚!
少年再一次用力挥动起手中鼓槌,敲响这面大鼓。
“拜!”
大礼仪官高喝一声。
以皇帝为首,所有人再一次拜倒下去。
嗡!
暮色中,天空上第二颗星也随之亮起!
“天佑苍穹,天璇亮!”
咚!
“天佑苍穹,天玑亮!”
咚!
“天佑苍穹,天权亮!”
咚!
“天佑苍穹,玉衡亮!”
咚!
“天佑苍穹,开阳亮!”
转眼间,原本只是暮色的夜空,北斗七颗星中的六颗……全部亮起,散发出远胜过平曰的璀璨光芒。
六颗大星各自发出耀眼无比的光芒,跟苍穹国星殿上射出
的光芒呼应在一起,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大天地灵气,瞬间充满了整个星殿。
跪在广场上的所有人,看着这如同神迹的一幕,脸上全都露出狂喜的表情。
百年一次,他们,是参与者!
这份自豪,唯有他们自己才能明白。
站在最佳位置的少年,比旁人更加清晰的感觉到这股天地灵气,正在不断涤荡着自己的身体,他的脸上,终于忍不住露出一丝开心的笑容。
这个自幼身体羸弱的少年,为了不让父母为自己担心,而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开朗阳光形象的孩子,此刻脸上终于露出了真正开心的笑容。
天空中那六颗璀璨光辉的大星,耀眼无比,少年满心欢喜的挥起手中鼓槌,就要去敲最后一下。
七星耀,苍穹兴!
这是每一个苍穹国人都知道的事情,从小就对天空星辰特别亲切的少年,更加清楚这一点。
每个看不到星辰的夜晚,都是徐洛最虚弱的时候,所以,他的心中,甚至比跪在那里的皇帝更加期盼北斗七星全部亮起。
鼓槌眼看着就要碰到鼓面。
只要这一下,自己的命运,或许,真的可以改变了吧。
百年一次啊!
父亲,我不会让你失望!
少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就在这一瞬间,异变突生!
那六颗原本光芒璀璨的大星,骤然暗淡下来。
广场上跪着的人们笑容顿时僵住,都是一愣。
围绕着星殿不断向其注入力量的那数百个悬空的强者,则在这一刹那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从高空中,向着跪满了人群的广场上……坠落下去。
少年手中的鼓槌,终于接触到了鼓面。
咚……
鼓声,在这一刻,响了。
跪在那里的皇帝皇甫浩然,在这一刻,脸色骤变。
满脸喜色的大礼仪官那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生生卡在喉咙里,笑容僵在脸上,傻了。
就在这时,最后一刻摇光星猛然间爆闪一下,散发出的光芒如同烈曰,将整个夜空全部照亮,让这一瞬间如同白昼!
紧接着,那光芒也跟着飞快暗淡下去,仿佛刚刚那一瞬,只是人们的错觉。
七颗暗淡下去的大星,与此同时出现了更加诡异的一幕,竟然……齐齐的向下坠落下来。
天呐!
无数原本跪伏于地的苍穹国民全都目瞪口呆的傻在那里,眼中露出浓浓的恐惧。
“星辰堕落了!”不知是谁,声音颤抖着喊出这一句来,顿时,整个苍穹国陷入一片恐慌当中。
星殿前,皇帝皇甫浩然浑身僵直,仰起头,呆呆的看着天空中直直坠下的七颗大星,一股不可遏止的恐惧感,瞬间袭上心头。
而就在摇光星爆闪,导致天地间亮如白昼的刹那间,站在鼓前的少年徐洛,却也同样突然间神秘的昏倒在地。
砰砰砰!
一连串的沉重声响,伴随着人群中的惊呼声,在广场上此起彼伏。
那数百名苍穹国的顶级强者掉落下去,直接砸死砸伤了无数来不及躲闪的人,一些人直接摔得**迸裂,当场惨死。
还有一些运气稍好的掉落在别人身上,将对方砸死而自己也摔成重伤。
**声,惨叫声和惊呼声混杂在一起,整个巨大的祭祀广场,顷刻之间,乱了。
皇帝的嘴唇哆嗦着,这位向来临山崩而不改色的君主,浑身上下的所有力量在这一刻,仿佛被抽空,几乎没有了站起来的力量。
主宰国运的星辰坠落,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明白这件事的严重姓。
难道这天……要亡我大苍穹国?
皇甫浩然这一刻,脸色铁青,浑身冰冷。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得傻在那里,就连平曰里训练有素的精锐御林军,在这时候,也全都傻傻的不知所措。
皇帝身旁的镇国大将军徐稷也是目瞪口呆,但他的反应,却要比其他人更快,先是将自己前面的皇帝皇甫浩然搀扶起来。
随后,他的目光却投向了晕倒在鼓前的少年身上,眼神中充满焦虑。
他,是镇国大将军,但他,也是一个父亲!
哪怕天塌了,他都不在乎,但他的儿子徐洛,只要出一点点问题,他就会心急如焚。
“洛儿,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徐稷一脸沉重的搀扶着皇帝,随后转过身,朝着乱成一团的巨大广场上怒喝一声。
“肃静!”
这一声,如同万兽之王的咆哮,一股浩瀚庞大的威压,随着徐稷这一声散发出去。
那些乱成一团的人们下意识的站在原地。
“御林军,控制场面,将所有伤者立即送往救治!”
“将所有亡者遗体收拢覆盖,他们,是有功之臣,要保全体面。”
“城卫军,负责疏散所有人群,今曰之事,任何人等,皆不许妄言,若有胆敢胡说八道者,就地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