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二章节 天蹋了,爹给你撑着

【傲剑天穹 第二章节 天蹋了,爹给你撑着】
徐稷冰冷的声音回荡在广场上空,慌乱的人群,终于慢慢安静下来。
这时候,徐稷才转向身旁脸色苍白的皇帝,轻声提醒道:“陛下……”
“嗯。”皇帝皇甫浩然登基二十年,励精图治,勤于政务,也是个有为君王,虽然刚刚有些失态,但此刻却已经回过神来。
皇甫浩然清了清嗓子,沉声道:“我苍穹国……有身经百战的铁血精锐百万!有镇国大将军徐稷!有冠军侯徐中天!有无数出色的文武官员!有千千万万的忠心子民!”
看着下面彻底安静下来的广场,皇甫浩然最后厉喝一声:“还有朕在!这天……塌不了!”
大礼仪官也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颤抖着声音高声喝道:“天佑苍穹!”
广场上被吓傻了的人们情不自禁的随着大礼仪官的声音跟着喊道:“天佑苍穹!”
只是这些人在心中却都画了一个问号:这天……还真的会继续庇佑苍穹吗?
百年大祭,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就这样毁于一旦……
苍穹国皇室先祖有训‘七星耀,苍穹兴’,如今七颗大星却同时坠落,任何人都看得出,这是大不祥之兆!
身为一个有为的中年帝王,皇甫浩然心中很清楚,这件事跟徐家小子没什么关系。
可当他目光落到晕倒在鼓前的少年身上时,胸中那股恐惧和愤怒的情绪便来回激荡。
“废物!!!”
“百年大祭,一百年才有一次,这要何等幸运,才能轮到自己头上?”
“但现在却生生搞砸了!”
皇甫浩然现在很怒,很想杀人!
看着身边一脸担忧看向儿子的镇国大将军徐稷,忍不住说道:“徐家世代忠诚,热血勇武,只是如今却是要出一个文官了。朝中那些文官们……怕是要人人自危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抢去了饭碗啊。”
另外几个陪伴在皇帝身边的人也都僵硬着脸,看向徐稷的目光似笑非笑,多少隐藏着一些幸灾乐祸的情绪。
此前徐洛得到击鼓人的身份,可是被嫉妒得不轻。
“抢文官的饭碗?”
徐稷被皇甫浩然的话说得一愣,他是武将不假,但他不是只有勇武的莽夫,自然听得出皇帝话语中对徐洛那浓浓的不满。
“失败归失败,徐洛也的确有些不争气,但这失败却跟他的眩晕没关系……凭什么这么说?”
“居然还抢文官的饭碗,要真是能抢了这群文官的饭碗,我心里面高兴还来不及!看着那帮终曰只知争名夺利却不知做事的酸丁就烦得慌……”
徐稷心里腹诽着,嘴上当然不说什么。
徐家世代忠良,徐稷战功赫赫,守护帝国疆域,威名传八方,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为徐洛争取到击鼓人的身份。
虽然明白皇帝是因为心中不痛快才会迁怒徐洛,出言嘲讽,但徐稷心里依旧感到很不痛快。
心疼的看着晕倒在鼓前的儿子,徐稷叹息一声,朝那个羸弱少年缓缓走了过去。
……
星祭失败所造成的影响,迅速蔓延开去,皇帝皇甫浩然虽然力挽狂澜,在一定程度上安抚了了人心,但七星坠落这件事太大了,绝非三言两语就能消除影响的。
身为星祭击鼓人的徐洛,因为皇帝迁怒而讽刺的一句‘抢文官饭碗’,这句话也以极为惊人的速度,迅速在燕京传播开。
于是,可怜的少年此时尚不知晓,他已经被取了一个‘文官饭碗’的外号。
尤其是那些因为嫉妒他得到击鼓人身份,早看他不顺眼的人,更是嘲讽连连。
短短半天,燕京已经流传出数个关于文官饭碗的段子……
“小心,朱雀大街有文官饭碗出没,请诸位大臣回避退让,莫要被抢去饭碗!”
朱雀大街,不但居住着帝国的高级武将,也有很多朝中重臣。
“两个文官正在茶馆用茶,引经典据,谈天说地,聊得正开心。有人突然喊了一句‘文官饭碗’来了,两个文官不顾体统,落荒而逃……”
“一群武将正在训练,热血澎湃,打的好不热闹,有人喊道‘文官饭碗’来了,武将们拔腿就跑……武将为什么也要逃?当然怕被传染啊!”
……
徐洛对此完全不知情,在继‘病秧子’‘药罐子’‘废物’这些称号之后,他又得到了一个新的称号——文官饭碗。
当然,就算是知道了,徐洛也只会沉默走开,从小到大,因为身体羸弱,跟世代勇猛的徐家子弟完全不同,有些时候甚至会晕倒,早已被不知多少人嘲笑过。
每当见不到星辰的夜晚,都是徐洛最虚弱的时候,若是接连几天阴雨绵延,徐洛都有可能会虚弱到晕过去。
徐家整个家族想尽办法,请了无数名医,寻了各种灵药,但却没有一个人能找到徐洛虚弱的原因,也没有一种灵药能够见效。
为此还背上‘药罐子’‘病秧子’这些诨号。
虽然被称为废物,但徐洛的身体经脉和丹田其实都是正常的。
有强大的武者看过,说徐洛的经络和丹田甚至还要比一般人强上很多,若非他总在阴雨天莫名其妙的晕倒,甚至能够修炼成为一个强大的武者!
……
徐洛缓缓张开双眼,昨夜晕倒在星殿门口的鼓前之后,他的记忆便停留在那里,晕过去之后的记忆一片空白。
让自己清醒了一下之后,少年的嘴角露出苦笑。
不用猜,这次丢人丢大了,父亲千辛万苦争取来的击鼓人身份,百年才有一次的机会,想给自己洗髓伐毛,尝试改变他的体质。
哪想着竟然发生了如此离奇诡异的事情,星祭失败,七星坠落……这是苍穹国开国至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看来这次,我给家族带来麻烦了,嘲笑讽刺倒也罢了,关键是有人会因此迁怒徐家吧?我……还真就是个废物啊,敲个鼓都能把自己敲晕了!”
徐洛神情沮丧,看着头顶的房梁,喃喃自语。
十六岁的少年虽然经历不是十分丰富,但从小的成长经历,让他远比一般的同龄人成熟。
“咦……等等。”
徐洛的一双眼,死死盯着头顶那根足有盘子粗的红木房梁,那里光线很暗,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那。
就算注意,也看不清。
可徐洛却清楚的看见房梁上,有一只米粒大小的蜘蛛,正静静的趴在那里……
“我的视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徐洛一脸惊讶的看着那根房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于是,他把目光投向更高的房顶。
徐家豪门大族,底蕴雄厚。
建筑虽不奢华,但屋舍用料却无一不精,房顶扣着的琉璃瓦在阳光的照耀下,看上去晶莹剔透,十分美丽。
让徐洛极度惊讶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的目光……竟然穿透屋顶琉璃瓦,看见了外面天空中飞翔着的两只鸟!
只是两只寻常的鸟,叽叽喳喳,在天空中嬉戏。
徐洛却见了鬼一般,直接从床上蹦下来,一把推开房门,冲到院子里,抬起头,仰望天空。
两只玩的欢快的鸟儿被突然间出现在院子里的徐洛给吓了一跳,叽叽喳喳飞走了。
而徐洛却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脸上充满震惊的表情,呆立半晌,他将目光投向脚下的青砖。
几只蚂蚁,从他脚边爬过,蚂蚁腿上的绒毛和脑袋上的触须,在此刻的徐洛眼中,竟是分毫毕现!
当他的目光穿过那几只蚂蚁时,脚下一尺多深的土层里面,几只缓缓蠕动的蚯蚓,让徐洛彻底傻在那里。
良久,徐洛那张写满震惊的脸上,依旧有些麻木,喃喃自语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视力,怎么突然之间,好了不止十倍,不但可以穿透琉璃瓦,望见天空;而且还能够穿透土层,看见土里面的生物……这,这到底是为什么?”
徐洛说着,蹲在院子里,又用力的往脚下土层看去。
徐洛用尽全力,最多也只能看到土层中两尺多深以内的东西,再想往下看,徐洛就感觉到眼睛有些刺痛,泪水都跟着流出来。
只穿着睡衣,头发凌乱的徐洛,蹲在自己的小院中,呆呆看着脚下青砖。
这一幕,正好被走进来的镇国大将军徐稷看到。
这位身经百战的铁血将军鼻头有些发酸,站在门口,轻咳一声,见儿子茫然的抬起头,眼中还有‘委屈’的泪水……
徐稷胸中一阵翻腾,深吸一口气,看着徐洛说道:“儿子,你不用怕,天塌了,有爹给你撑着呢!”
徐洛伸手揉揉眼睛,嘴角抽了抽,心里面其实很想解释一句:我是看东西看的!
可看着老爹那副凝重的表情,徐洛心里一阵无力,也充满感动,只好用力的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徐稷走过来,在徐洛肩上轻轻拍了拍,说道:“只是你是男孩子,男人流血不流泪,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哭,有什么事情,爹都给你担着!”
“……”
“好了,你没事就好,好好静养几天,没事的话……就不要出去了。”徐稷说着,满脸慈爱的看了一眼徐洛,转身走了。
面对关爱自己的父亲,徐洛几次想把自己身上的变化说给父亲,最后还是忍住。
因为他心里似乎有种直觉——昨天晚上突然晕倒,跟今天出现的这神奇能力,似乎……跟那七颗北斗星,有着某种神秘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