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三章节 七星之魂

【傲剑天穹 第三章节 七星之魂】
回到房间,徐洛忽然感觉自己丹田里有些发热。
忽然想到,自己既然可以透过琉璃瓦看见外面,也可以透过土层看到地下,那么能不能看见自己的身体内部呢?
刚刚产生这个念头,徐洛的脑海中,便突然间的……出现了他身体内部的景象!
一条条粗细不一的血管,里面鲜红的血液,如河流一般,缓缓流淌着;一条条经脉,均匀的分布在身体当中;还有那颗……蓬勃跳动的心!
徐洛被惊呆了,随即,他看见了自己的丹田,忍不住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那是……
北斗七星!
七颗原本应该在夜空中闪耀的星,竟然神奇的出现在了他的丹田当中!
只是不知为什么,从北斗七星的第一星天枢,到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这六颗星,全部是灰色的,没有任何光芒,如同死星一般,按照天空中北斗七星的分布,排列在他的丹田中。
唯有最后一颗摇光星,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但也如同风中残烛一般,光芒虚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北斗七星,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体里?”徐洛的第一反应,是被吓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徐洛的神识,触碰到唯一亮着的摇光星时,那颗星再次闪烁了一下,随后,徐洛的脑海中,便忽然间多出了很多东西。
“暗影摇光心法!”
“破军七杀!”
两篇功法,仿佛天生就存在于徐洛脑海中一样,明明是第一次接触,但却有种已经很熟悉了的感觉。
苍穹国,有一法驭万技的说法,一篇好的心法,可以驾驭万种武技,这说法虽有些夸张,但也说明了心法的重要姓。
徐洛不清楚暗影摇光心法到底有多强,可这既然是摇光星强加在自己脑海中的东西,想来不会很差。
至于破军七杀……
徐洛则有些被吓到了。
破军七杀第一杀——碎筋骨!
破军七杀第二杀——截经脉!
破军七杀第三杀——斩元神!
破军七杀第四杀——大山崩!
破军七杀第五杀——断激流!
破军七杀第六杀——怒海潮!
破军七杀第七杀——荡八荒!
破军七杀,只看名字,就已经知道,这是一篇杀气极重的功法。
仅仅第一重,便是碎筋骨,一拳或是一脚下去,对方就得筋断骨折,简直太强大了!
徐洛这个十六岁的少年,从小到大,从没接触过这种强大的功法,别说见,就连听都没听说过。
一直护着他的哥哥徐素修炼的功法就已经很强大了,可跟这破军七杀一比,徐素修炼的简直就是垃圾!
“这功法,倒是更适合哥哥修炼。”
徐洛自语了一句,可惜的是,徐素已经在两年前进入军中,镇守边疆,就连这次星祭都没有回来参加。
之前只是怀疑和直觉,而当徐洛真的发现自己的变化跟北斗七星有关后,又有些惶恐起来。
这件事,如果说之前他还想跟父亲说,那么现在,他则不敢跟任何人提起。
事情跟自己没关系,只因为他是击鼓人,晕倒后都有可能被皇帝迁怒。若是叫人知道这七颗星出现在自己的丹田中,那别说他自己了,恐怕整个徐家,都会受到巨大的牵连!
在这一刻,徐洛做出决定,除非有一天,他可以拥有弹指灭世的实力,否则的话,绝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
弹指灭世……那可能吗?
在徐洛想来,这属于异想天开,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秘密,还是烂在肚子里吧!
随后,少年心姓的徐洛便忍不住开始修炼起暗影摇光心法来。
这心法仿佛天生就是为他准备的,修炼起来完全没有任何阻滞。
已经经过星祭时天地灵气涤荡的身体,随着暗影摇光心法的运转,开始大量吸收起天地灵气来。
吸收进来的天地灵气,顺着经脉,流入丹田,径自往那颗摇光星上汇聚而去。
而那颗摇光星,则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无论多少真元进入其中,都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修炼了多久,当徐洛张开眼睛的时候,他的脸上,终于抑制不住的……露出一抹狂喜之色!
“我终于……可以……修炼了!”
徐洛甚至有种想要纵声狂笑的冲动。
丹田中那颗摇光星虽然没什么变化,但已经虚弱了十六年的徐洛,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种身体中充满力量的感觉,是多么的让人心情愉悦。
像是除掉枷锁的奴隶、像是飞出笼子的鸟儿、像是重新回到水中的鱼儿!
徐洛感觉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今天这样轻盈过。
他尝试着运行暗影摇光心法,在房间里原地挑起,接着……
砰!
“啊!”
徐洛蹲在地上,呲牙咧嘴的用手揉着脑袋。
这一下撞得不轻,脑袋上都起了一个大包,尽管疼痛难忍,而他却依然忍不住嘿嘿傻笑起来。
“我徐洛……终于不是那个只能受人嘲笑的废物了!我也能够修炼了!我也可以一下子跳数米高了!哈哈哈哈哈!”
憋屈了十六年的徐洛,终于忍不住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的房间里,放声大笑。
直到笑得泪水都流出来,徐洛才深吸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属于少年的纯净眸子里,充满神采。
“百年星祭,七星坠落,原以为这是大不幸之兆。”
“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成全了我,不但改变了我虚弱的体质,而且还让我得到了我自己从不敢想的东西。”
“我的世界,不再只有嘲笑和讽刺,不再只有难喝的药,我也要像所有人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徐洛心里想着,忍不住再次内视,目光投向丹田中的北斗七星,暗暗发誓: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你们出现在我的身体中,但我绝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这时候,唯一一颗亮着的摇光星,光芒微微闪烁了一下,像是在鼓励徐洛一般。
随后,徐洛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两个字——星魂!
“星魂?”少年眉梢一挑,喃喃道:“原来你们是星魂,星魂是什么?星辰的魂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体里,真正的北斗七星,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没有人给他回答,只有身体的变化,两篇强大的功法,以及……身体中的七颗星魂。
“算了,不想那么多,早晚有一天,我会揭开这里面的秘密,但,不是现在。”徐洛握了握拳头,对自己说,也像是对丹田中的七颗星魂在说。
……
星祭失败带来的影响,渐渐的从苍穹国蔓延到了周边的邻国。
仅仅十几天的功夫,就有无数密报,从四面八方,如同雪片般的飞往燕京。
镇国大将军徐稷,不得不提前结束休假,跟妻儿告别,离开燕京,远赴边疆。
“只有有徐稷守卫的边疆,才是让朕放心的边疆!”
这句话,是皇帝皇甫浩然亲口说的。
星祭失败,但曰子却还要继续过下去,如今的帝国,的确离不开徐稷这位镇国大将军。
皇帝的心里对徐稷多少也有些歉意,因为星祭失败,他随口的一句玩笑似的嘲讽,竟然在整个燕京传开。
‘文官饭碗’这四个字,成了徐洛那个羸弱少年的新外号。
如今在燕京,提起这四个字来,若是你说不知道,八成会受到鄙视:“一看就是外地来的土鳖,竟然连这么牛的人都不知道?”
身为皇帝,皇甫浩然不可能去给一个少年道歉,哪怕他是镇国大将军的儿子……
也不行!
……
“奉天承运……封镇国将军徐稷长子徐素为县男,赏金一千两,紫玉珊瑚一株,千年人参一株,赐男爵衣冠一套……”
前来宣旨的太监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接旨的徐洛,眸子深处闪过一抹隐藏很好的嘲弄。
由于镇国将军已经踏上赶赴边疆之路,夫人又没在家,所以这接旨的任务,就落到了徐洛身上。
虽然徐洛跟哥哥的感情很好,不会因为哥哥被封为县男而产生任何嫉妒的心思。
可对这份圣旨,对皇宫大内的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徐洛在心中,唯有一声苦笑。
“受委屈的人是我,得到补偿的……却是我的哥哥,皇帝呀皇帝,在您心里面,我徐洛,还真的是不值一文呢!”
徐洛脸色平静的接过圣旨,然后一脸微笑的让侍女涟漪取来银子感谢几位太监。
大太监临走时看向徐洛的目光中,倒是有了几分惊讶,原本,他以为徐洛接到这份圣旨后,会暴跳如雷的。
徐洛坐在客厅中,身畔放着那份对他来说充满耻辱的圣旨。
十六岁的少年心里面在冷笑!
“面对蠢蠢欲动的不安邻居们,皇帝只能从行动上表示他对徐家的歉意,将还没有继承爵位的徐素,封为县男。”
“虽然只是个末等的男爵,但以徐素的年龄来说,这已经是了不得的荣宠了!”
“所以就算我父亲心中仍有怨言,皇帝的这诚意十足的举动,也足以将其打消了。”
“作为一个登基二十年的君主来说,收拢人心,还真是基本功课,信手拈来,还能不动声色的恶心我……”
徐洛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喃喃道:“其实对皇上来说,送一个县男爵位出去,怕是不如送个公主出去实惠呢。帝国传承一千多年,贵族爵位变得越来越珍贵,反倒是公主,随便一爪就是一大把……”
这样说虽然会让公主们伤心,但却是不争的事实。
“只可惜我的哥哥,徐家出色的嫡长子,身上早有婚约,皇室的公主再不值钱,也不会给我哥哥做小。
至于说我这徐家的二少爷徐洛……
嘿,徐洛是谁?!”
“文官饭碗……抢文官的饭碗?我去你妈的文官饭碗吧!哈哈哈哈!”
徐洛笑容满面,只是那双纯净的眸子里面,却是充满屈辱与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