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四章节 兄弟

【傲剑天穹 第四章节 兄弟】
这个聪慧的十六岁少年想的没错,皇帝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虽然星祭失败跟徐洛无关,可对皇帝皇甫浩然来说,就算把女儿嫁给一头猪,也不会嫁给徐洛。
那个废物一样的少年,一阵大风都能把他吹倒,敲几下鼓都能给他累晕过去,把女儿嫁给他?
想都别想!
尤其这次太监过来宣旨,徐家只有徐洛自己在家,虽说是巧合,但对徐洛来说,却等于是皇帝对自己的再一次否定!
如同伤口撒盐。
徐洛长出了一口气,微微闭上双眼,心中想到:如今我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虚弱不堪的徐洛,我的体内,有北斗七星之魂,有暗影摇光心法,有破军七杀!那些看不起我的人,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知道,镇国将军府里,不出废人!
随后半个月,徐洛闭门不出,甚至连自己的小院都很少会出去。
在徐家上下看来,二少爷一定是被星祭失败和皇室的态度给刺激到了,以前还经常跟几个兄弟出去散散心,可现在居然连自己的小院都不出了。
就连吃的东西,都是叫涟漪送过去,吩咐其他人不许打扰……
徐家的一众下人们为此担忧不已,可惜老爷夫人大少爷都不在家,他们也只能盼着小少爷能早点从这阴霾中走出来。
徐家上下并不知道,他们的二少爷心中或许还有阴霾,但却绝非他们想象中那种。
星夜。
天空中北斗七星光芒微弱暗淡。
从星祭失败的那一天起,北斗七星就再没有像平曰一样,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这也是苍穹国四邻躁动、国内人心不安的根本原因。
北斗……似乎不再庇佑苍穹国了!
徐洛盘膝坐在床上,正在不断修炼着暗影摇光心法,在运行了一个周天之后,微微睁开双目,眼中有一抹精芒一闪而过,双眼极其明亮。
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徐洛想到:这暗影摇光心法果然强大,我才修炼了半个月,竟然就已经改变了原本虚弱的体质,甚至……可能已经到了剑徒的水准。若是我这样长久不断的修炼下去,用不了多久,应该就可以突破到剑士的境界,到那时候,我也算是一个真正的武者了!
半个月来,徐洛每天晚上修炼暗影摇光心法,白天修炼破军七杀,如今已经初步掌握了破军七杀第一杀——碎筋骨。
院子里原本用做摆设的练功木桩上,也留下了徐洛的拳印。
这些,除了徐洛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
包括他的贴身侍女涟漪!
徐洛吩咐过,每天除了送饭的时间外,一律不许任何人进来打扰。
掌握了力量的感觉的确不一样,过去的徐洛一拳打在练功木桩上,除了把自己的拳头打的破皮流血疼痛不堪外,不会有任何收获。
如今徐洛运行暗影摇光心法,施展破军七杀第一杀碎筋骨,打在那木桩上面,木桩就会发出一声沈闷的声响,随后一个淡淡的拳印留在上面。
而他的拳头,却像是铁做的一样,几乎感觉不到疼痛!
徐家的练功木桩,用的都是百年以上的铁木,这种铁木水火难侵,刀斧难伤,就算用锯子去锯,也需要很久才能将其锯断。
而今徐洛一拳打在上面,竟然可以留下淡淡痕迹,这……就是强大的功法,所带来的力量!
足以说明摇光星魂送给徐洛这两部功法的强大。
“再将暗影摇光心法运行一个周天,我就休息!”黑暗中,徐洛轻声自语,随后,闭上双目,再一次进入修炼状态当中。
自从七星之魂入体,徐洛便开始不知疲倦的修炼,而每一次的睡眠,也都会无比香甜,再没有了过去那种虚弱。
这个十六岁的少年,已经彻底改变了命运。
第二天一大早,徐洛正光着上身,一拳一拳打在练功木桩上。
砰砰!
一声声沈闷的声响,回荡在徐洛的小院四周。
啪啪!
小院的门忽然被人敲响。
徐洛双目微微一凝,目光透过小院的门,看见涟漪正站在外面,秀眉微蹙,不知在想着什么。
“进来吧。”徐洛随手拿起搭在一旁的衣衫穿上。
“少爷……嗯?”涟漪推门进来,看见徐洛正在那穿着衣服,微微一怔,随后目光落到一旁的练功木桩上,便有些心疼的道:“少爷何苦如此折磨自己,管外面那些人怎么说,少爷就做个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富家子不好么?”
“呵呵,放心,我没那么傻。”徐洛笑了笑,对这个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侍女,他并没有刻意去隐瞒什么。
扬起双手,笑着道:“看,我的拳头又没破。”
“嗯,那就好。”涟漪并没多想,一双漂亮的眸子弯成两个新月,然后说道:“隋岩和皇甫冲之两位公子来了,要找少爷一起出去玩,他们现在就在前厅等着呢,少爷若是不想去,奴婢便去回了他们……”
“兄弟来了怎么能不见嗯。”徐洛笑了笑,说道:“前面带路吧。”
“想不到最先过来看我的,却是这两个家伙。”徐洛随口说了一句,心中却有一道暖流流过。
他虽然因为体质不好,一直被很多人嘲笑讽刺,但却并非没有朋友。
从小到大,也有四五个相处得极好的玩伴,身为镇国将军府家的少爷,徐洛的朋友,自然也都有着不俗的身份。
不过有意思的是,徐洛的这些朋友,在外人眼中,也没有一个是正常的!
隋岩,泾阳公爵,威武大将军家的三公子,泾阳公爵家族也是武勋家族,世代武将。
当代的泾阳公爵,威武大将军隋万里,正是镇国大将军徐稷身边的头号战将,号称‘气吞万里如虎’,在战场上勇猛无比,堪称万人敌!
而隋家这位三公子隋岩,打小就表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十二岁那年突破剑徒,达到一阶剑士,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比徐洛还小一岁的隋岩,今年刚刚十五岁,就已经达到了八阶剑士的境界,在整个燕京同龄人当中,也算佼佼者。
这些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一个武勋家族的子弟,有如此出色的天赋,在很多人看来,也实属正常。
毕竟像徐洛这种“例外”,并不常见。
问题在于隋岩从小就不喜欢修炼武技!
他能达到今天这种境界,可以说完全是被家族的长辈给逼出来的!
姓格沈稳,外号‘隋小石’的隋岩从小最喜欢的事情,是研究各种稀奇古怪的机关!
好吧,机关术,在这个世界也是一门学科,可在一个强大的武将眼中,机关术……就是个渣!
“机关算个屁,老子一道剑气轰过去,再强大的机关,也要变成渣渣!”这是隋岩的老子隋万里在一脚踢飞了儿子设计的一些小机关后,怒气冲冲说的话。
“唯有武道,才是王道!”隋万里苦口婆心的劝自己儿子,隋岩的天赋,在隋家的小字辈里,几乎可以算是最好的。
可隋岩依旧我行我素,任由屁股上挨多少板子,也都一声不吭,从没放弃过对机关术的钻研。
因此,隋家三公子是个不正常的人……这种说法,很早以前就流传于燕京了。
至于皇甫冲之……那就更神奇了。
这是一个对炼药痴迷到极致的年轻人。
他的身份十分尊贵,是个皇子。
但他的命运,却很坎坷,比徐洛惨多了。
他的母亲,是个没有任何身份地位的宫女,只因长得漂亮,在皇帝皇甫浩然一次醉酒后,得到宠幸,之后就有了皇甫冲之这个皇子。
宫女最大的不幸并非是被皇帝宠幸,而是她在皇宫里所有女人之前,生下了一个皇子!
于是,漂亮的宫女离奇的死掉了,皇甫冲之则被皇后收养。
当皇后有了自己的儿子后,皇甫冲之便被无情的抛弃了。
他的父亲,并不喜欢他这个“意外”来到人世的儿子,宫里面的那些娘娘们,也不喜欢这个名义上的皇长子。
所以,皇甫冲之虽然贵为皇子,但却从未享受过任何皇子应有的待遇——除了教育,他在皇家书院读的书。
但这完全不能说明他被重视,因为徐洛、隋岩等一众勋贵子弟,也都一样在皇家书院接受的启蒙教育。
皇甫冲之从小姓子就很温和,几乎没人见过他发火的样子,对皇家子弟之间的各种斗争,也从不参与。
自从六岁那年喜欢上炼药之后,更是跟其他皇子之间几乎不再有往来。
他的那些兄弟们,也从来没把这个兄长放在眼里过,任由他做什么,只要不去跟他们争夺皇储之位就好了。
徐洛跟他们交好,还是因为在皇家书院读书的时候,几个有些怪异,没多少人搭理的少年,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多年相处下来,彼此间早已经成为了相交莫逆的朋友,甚至,说是兄弟,也不为过。
来到前厅,远远的就听见两人在说话。
“我前些天刚刚得到一本古老的机关术,那里面的设计巧夺天工,简直让我大开眼界,等哪天我设计出一辆能够自动行走的车子,一定第一时间让兄弟们过过瘾!”
外号‘隋小石’的隋岩,在别人面前或许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但在自己兄弟面前,却完全是另一副样子。
“机关术吗,我倒是记得你父亲早说过,‘机关算个屁,一道剑气轰过去,多强的机关都会变成渣’。”
说话的人声音温和,尤其学的还是对方父亲说的粗话,偏偏用过一种很正经的方式说出来,让人听了忍俊不禁。
“别拿我爹的话来恶心我,我最恨别人说机关学是渣了,不要以为你是我大哥就可以随意侮辱我的爱好,哼,真正强大的机关,足以斩杀任何强者!”
“哈哈哈,我随手一颗丹药,你这机关师就死翘翘啦。”声音依旧很温和,但却充满戏谑之意。
“别吹牛,你别忘了,我也是可以轰出剑气的……剑士!”
两个身份尊贵的家伙在那里斗嘴,涟漪在一旁掩嘴偷笑。
徐洛倒是毫不顾忌的裂开嘴,笑着说道:“你们两个,非要每次见面都掐一下吗?”
“呀,我们的三哥终于舍得从你那小院出来了!”听见徐洛的声音,隋岩和皇甫冲之两人异口同声,把矛头指向了徐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