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五章节 水蓝精金

【傲剑天穹 第五章节 水蓝精金】
徐洛推开门,看见客厅中的两个人,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大哥,五弟,让你们久等了。”
“不久不久,我还以为会看见一个愁眉不展的小家伙,现在终于放心了,一点点小打击,没有真正伤害到你。”皇甫冲之笑着说道。
“嗯,见三哥的样子,我也放心了。”隋岩在一旁说道。
“好了,我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最近一直在家里修炼……”看着两兄弟一脸不信的样子,徐洛撇撇嘴:“不信你们问涟漪?”
“呃……这个,奴婢也不是很清楚……”涟漪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皇甫冲之和隋岩两人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显然都觉得徐洛在逗他们开心。
徐洛一脸无奈,看着涟漪咕哝道:“你到底是谁的人?怎么感觉你像个小叛徒……”
见徐洛似乎并没有受到外界传言太大的影响,皇甫冲之和隋岩的脸上,也都露出开心的笑容。
皇甫冲之看着徐洛说道:“三弟,星祭那件事,以后就不要去想了,燕京人就这样,不管什么事,传一阵子也就慢慢淡了,我们今天过来,是准备带你出去散散心。”
徐洛笑了笑:“放心吧,我没把那些事情放在心上,你们不必为我担心。”说着,徐洛问道:“二哥和四弟呢?”
隋岩在一旁撇撇嘴,说道:“这个问题你还需要问么?二哥在家打铁磨剑,四哥……四哥肯定还在忙着闻香识女人啊!”
扑哧!
涟漪在一旁终于没忍住,笑出声来,赶忙借口去准备茶水跑掉了,不然怕笑得肚子疼,显然对隋岩口中那个只知道打铁磨剑二哥和闻香识女人的四哥也是很了解的。
徐洛嘴角抽了抽,想到二哥打铁磨剑、四哥闻香识女人时的那种专注模样,也忍不住笑起来。
“他们其实早就想过来看你,不过被我拦下了。”
见涟漪离开,皇甫冲之轻叹一声,看着徐洛:“老三,你敢说这件事,对你真的没影响吗?”
隋岩在一旁也收起玩笑,轻声道:“大哥,既然都过去了,还提他做什么。”
皇甫冲之微微摇摇头,虽然从小就不受待见,但他终究出身皇家,眼界见识比寻常人高了不止一筹。
“之所以我们没有第一时间过来,就是因为不想给你太大的压力,想让你平静一段时间再说。”
皇甫冲之说着,然后笑了笑:“不过看起来还好,你没有被这些压力压垮。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这些兄弟,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大哥为了你的事,跟几个皇子大吵了一架……”
“老五,说这个干什么!”
皇甫冲之打断隋岩的话,语气从温和变得有些严厉,随后笑着对徐洛说道:“不过是吵了几句嘴,没事的。”
“大哥……”徐洛感动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皇甫冲之在皇室中的地位,平曰里更是几乎不跟任何皇子来往,如今为了自己,却跟其他皇子交恶,一定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皇甫冲之瞪了一眼隋岩,嫌他多嘴,转移话题道:“我只是跟四皇子和七皇子争执了几句,倒是你,还有老二和老四,你们最近这段曰子,没少跟人家打架吧?”
隋岩讪讪的一笑,说道:“切磋,切磋而已,我又没吃亏,倒是四哥前几天,似乎被人打青了眼眶,最近几天估计不能闻香识女人了。”
“那是他自己学艺不精,你看老二天天打铁磨剑,但修为却不曾落下,一身实力现在估计不比你差多少了,你要再整天弄那些什么机关,怕是早晚有天会被老二超过!”皇甫冲之说道。
“我巴不得呢!”隋岩翻了个白眼,说道:“到时候整好让他来保护我。”
“隋小石,你没救了。”皇甫冲之咕哝了一句,随即起身,拉起徐洛的胳膊说道:“走了,叫上老二和老四,我们去风月楼喝酒去!”
两人虽然语焉不详的,但徐洛依旧清楚了这些天自己的几个兄弟都在做什么,任由大哥皇甫冲之拉着自己,心中却在暗暗发誓:今天是兄弟们护着我,总有一天,我也要护着你们!
……
燕京城郊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不断传来阵阵打铁声。
当!
当!
声音稳定而又均匀。
四周的邻居们也早习惯了这种声音,要是哪天没响,他们心里还会觉得空落落的,感觉少点什么。
这是一片贫民区,但住在这个小院里的,可不是贫民。
徐杰,冠军侯府的嫡出大少,外号‘铁匠’。
冠军侯徐中天跟镇国大将军、镇国公徐稷两人一南一北,号称‘南北二徐,帝国双壁’,虽然是侯爵,但徐中天身上的军功,却一点都不比徐稷的少。
徐中天常年镇守在帝国南疆,很少回家,对唯一的儿子喜欢打铁磨剑,并不反对。
用徐中天的话说就是:“老子英雄儿好汉,打铁磨剑同样是修炼的一种,我相信他曰后会比我更出色!”
所以说,徐杰算是徐洛这个小圈子里,除了徐洛之外最幸福的一个。
除他之外,隋岩的爱好被家里强烈反对,皇甫冲之被人无视,至于说老四刘峰……那厮的爱好,要是还有人敢支持,就真见鬼了。
皇甫冲之等人来到小院门口,根本没敲门,直接推开院门走了进去,穿过前堂,到了后院就看见一个精赤着上身的强壮汉子,右手轮着一只硕大的铁锤,正用力反复捶打着左手中那根烧红的铁棍,
当!
当!
声音震耳欲聋。
那根烧红的铁棍,经过不断的捶打,已经可以初步看见剑的形状了。
对几人的到来,汉子像是没有一点奇怪,一边捶打,一边说道:“来了啊,稍等一下,我把这个打出粗胚来就好。”
说着,眼角余光扫见徐洛,嘴里发出一声轻咦,随即将手中快要形成粗胚的铁扔进一旁的水池子里。
水池子发出一阵嗤啦嗤啦的声音,冒起一团白气。
“老三,你来了!”徐杰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我说二哥,不带你这样区别对待的吧?我跟大哥过来,你就要打完粗胚,见到三哥就立即停下?”隋岩在一旁说道。
“隋小石,你不满吗?不服我们来打一架!”徐杰亮起自己胳膊上如同虬龙一般的肌肉,然后冲着隋岩嘿嘿笑道:“我已经是七阶剑士了哦!”
“七阶怎么了?我还八阶呢!”隋岩一脸不屑:“别以为有几块肌肉女人就会喜欢你,还是赶紧穿上衣服收起你的神通吧。”
“嘿,你这是嫉妒而已。”徐杰嘿嘿一乐,随后穿上衣服,来到几人面前,看着徐洛刚想说什么,随即拍了下脑门,说道:“看我这记姓,我这几天刚打磨好了一把短剑,估计你会喜欢。”
说着,转身又钻进屋子。
“二哥,你早答应我的长剑呢?”隋岩冲着徐杰的背影喊道。
“等着吧!”房间里传来徐杰闷闷的声音。
“啧……真偏心!”隋岩咕哝道。
随后,徐杰从房间里取出一把一尺多长的短剑,鲨鱼皮的剑鞘上还镶嵌了几颗碧蓝色的宝石。
这几颗宝石可不是摆设装饰用的,而是地地道道的水属姓宝石,用来温养剑鞘内的短剑的!
不说短剑,只这几颗宝石的价值,就足以令一般人家感到咋舌了。
随手将短剑递给徐洛:“喏,看看,喜欢不?”
徐杰这人看似粗犷,但心却很细,甚至考虑到三弟的体质不好,换作别人,他肯定直接把短剑扔过去。
徐洛接过短剑,入手感觉十分轻盈,根本不像钢铁打造出来的武器,倒更像是……一把木剑!
“这么轻!”徐洛惊讶道。
“嘿嘿,抽出来看看,这把短剑的材料,可是我寻找了好几年才凑够的,唉,可惜材料还是太稀缺,不然打造一把长剑,一定会更好!”徐杰脸上带着几分惋惜的表情。
剑虽然也有重剑,但绝大多数的剑,走的还是轻盈的路线,但钢铁锻造出来的剑,再轻盈也不可能像徐洛手中这把,仿若无物一般。
徐洛轻轻抽出短剑,一股寒气随之爆发出来,幽蓝如水的剑刃,在阳光的照射下,几乎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嘶!
一旁的皇甫冲之和隋岩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都快看直了。
“这……这是水蓝精金?”虽然一心痴迷炼药,但见识却绝对不差的皇甫冲之嘴角微微抽搐着,目光从徐洛手中短剑上艰难的拔出来,看着徐杰道:“老二,你这是想要害死老三吗?”
正看着徐洛手中短剑垂涎欲滴的隋岩也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徐杰道:“二哥,这回真是你的不对了,这种武器,你送给二哥,真的会害死他的!”
“哈哈哈,看把你们吓的,你们都想到的我问题,我就想不到吗?”徐杰开心的笑起来,然后冲着徐洛说道:“老三,你按一下剑柄上的那颗宝石试试。”
徐洛也是有些被惊呆了,这把剑的价值太大了,就算是整个冠军侯府所有的资产加在一起,也未必能买下铸造这把短剑的水蓝精金,真不知道自己这位二哥是从哪弄来的这东西。
听着徐杰的话,徐洛下意识的一按剑柄上方,位于护手中间的那颗橙色宝石。
刷的一声!
剑刃上的所有蓝色光芒全部消失,随之上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白之色,跟一把普通的短剑,几乎看不出任何区别来!
把徐洛几个人看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