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八章节 凤凰

【傲剑天穹 第八章节 凤凰】
皇甫冲之、徐杰、刘峰和徐杰四人最先回过神来,他们甚至没去想一向羸弱的徐洛为什么突然间变得如此凶猛,只想着无论如何,也一定要保护好徐洛,不能让他吃一点点亏!
这么多年的兄弟,许多行为已经是下意识的,形成了本能和习惯。
那边冷平的嘴角剧烈的抽搐着,徐洛这一巴掌虽然抽在别人脸上,但却像是抽在他的脸上一样。
仿佛四面八方的所有人,都在用火辣辣的目光看着他,像是没穿衣服被人围观,那种羞耻侮辱和恼怒的感觉,让冷平的脑子都变得有些空白起来。
推这个没脑子的年轻人出来试探一番,是之前就有的算计,可事情的发展,却大大超出了冷平的预料。
最有可能爆发的铁匠徐杰没爆发,冷漠强硬的隋小石也没爆发,或者也可以说是徐洛根本就没给他们爆发的机会。
最不可能爆发的文官饭碗……徐家的废物徐洛,却如同神灵附体一般……
突然间的爆发了!
“我这到底算不算是完成了主上交给我的任务?”冷平看着这诡异的场面,一时间,也禁不住有些傻眼。
这个时候,一个慵懒但却十分动听的声音,从风月楼里面传来:“小家伙们,闹够了没有?闹够了的话,就都给老娘滚进来喝酒玩乐。没闹够的话,你们接着闹,老娘要是高兴了也去掺一脚,如何?”
“凤凰!”
“凤凰出来了!”
“天呐,今天是什么运气,凤凰竟然出来了!”
“这一场热闹没白看,徐家的二少竟然动手打人了,风月楼的凤凰也露面了,真是过瘾啊!”
“是啊,太爽了!”
四周围观的人议论纷纷,脸上都带着惊讶的表情。
作为风月楼当代楼主,凤凰一直沿承风月楼的管理,低调而又神秘。莫说眼前这些贵族公子,就算是皇亲国戚,凤凰不想见,也没任何人敢逼她。
这,就是风月楼强大的底蕴!
魏子亭看着徐洛,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怨毒的光芒,今天这件事,彻底的把他牵涉进来,主上知道这件事后,一通训斥是免不了的了。
只是他的心中也十分奇怪,想着:徐洛向来柔弱不堪,出身于镇国将军府,脾气不会太好是真的,可他从来没跟人这样动手打架也是真的啊!
“以往徐洛都是躲在皇甫冲之等人的背后,怎么这次就突然爆发了呢?他哪来那么大的力气?”冷平也在皱着眉头,心中想着。
“怎么?你们还没闹够?”慵懒动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个身材高挑玲珑,穿着一身红裙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
“天呐,真的是凤凰!”
“她生的好美!”
“太漂亮了,要是她能看我一眼,冲我笑一笑,就算让我去死,我也乐意!”
随着凤凰走出风月楼,四周顿时传来阵阵赞叹声。
徐洛撇撇嘴,看着身边同样痴迷的皇甫冲之和徐杰等人,心道:人家还蒙着一层面纱呢,脸都看不见,里面说不定是个丑八怪,却把你们迷到这种程度,还真是……让人无语啊!
“在下冷平,见过凤凰楼主。”看着凤凰,冷平也是一阵失神,虽然蒙着面纱,但那妖娆的身段,露出水袖的那一截晶莹如玉赛雪欺霜的皓腕,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不用看脸,也知道,这是一个绝代佳人!
真真的尤物啊!
“在下魏子亭,让凤凰楼主见笑了,我们什么事情也没有,是在开玩笑呢,呵呵,呵呵。”魏子亭干笑着,给凤凰见礼。
皇甫冲之和徐杰都冲着凤凰微微点点头:“见过凤凰楼主。”
“开玩笑?”凤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着的那个年轻人,轻笑了两声,声音犹若空谷百灵一般:“你们这玩笑开的,还真有点意思。既然是开玩笑,那现在玩笑开完了,是不是……”
“是是是,我们这就……”魏子亭见凤凰接自己的话,顿时被一股巨大的喜悦冲击着整个心扉,不知道该怎么表现才好。
冷平一把将不断往凤凰那边凑过去的魏子亭拉回来,眸光冷厉的瞪了他一眼,随后冲着凤凰笑道:“对不起了,凤凰楼主,今天让凤凰楼主见笑了,改天冷平一定登门赔罪,我们这就走。”
“冷……”魏子亭大急,心说:冷平你有病吧?在凤凰面前,我们这些人都是平等身份,为什么要走?难道我们还怕了皇甫冲之他们不成?
“闭嘴!”冷平终于忍不住,低声呵斥了魏子亭一句,随后冲着身边的人道:“还不把这丢人现眼的东西给抬走?”
身边一群跟班赶紧过来,七手八脚的给半边脸被打肿的年轻人搀扶起来,架着离去。
冷平目光扫过皇甫冲之等人,在徐洛身上略微停留下,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头对凤凰道:“凤凰楼主,告辞了!”
凤凰并未挽留,而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随即,凤凰将目光投向皇甫冲之等人,嫣然一笑:“大皇子,你们呢?”
皇甫冲之看了看徐杰,又看了可隋岩和刘峰,最后目光落到徐洛身上。今天兄弟几个是拉着徐洛来散心的,绝不是来添堵的,发生了这种事儿,说实话,也没了多少酒兴。
徐洛见众人目光都落到自己身上,笑着道:“都站在这里干什么?进去喝酒啊,我们不就是来喝酒的?”
皇甫冲之等人的嘴角都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意外的看着徐洛,这跟他们了解的那个徐洛,似乎像是换了一个人。
站在一旁的凤凰,这时候却突然轻笑道:“不错,来风月楼,不就是喝酒玩乐的吗?今天这顿酒,我请了,待会我会过去敬大家一杯。”
凤凰说着,冲着身边人轻声吩咐道:“去把贵客引到天字二号房。”
站在凤凰身边的侍女却是略微迟疑了一下,有些吃惊的确认道:“天字二号?”
“嗯,去吧。”凤凰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即冲着徐洛一笑,然后转身先行离去。
皇甫冲之等人则是目光怪异的看着徐洛,而四周围观的那些刚刚听见凤凰说话的人们则都彻底炸开锅了。
“刚刚凤凰楼主说什么?她要亲自去敬酒?我听错了吧?”
“好像我也听见是这么说,这几个人好大的面子啊!”
“是啊,听说上次河间郡王来风月楼,想跟凤凰喝杯酒都被拒绝了,河间郡王恼怒想要报复,还被人警告了,第二天就回河间去了……”
“我还听见凤凰楼主说要安排他们进天字二号房,老天,那是风月楼最顶级的房间啊!”
“是啊,天字一号据说是从不开放的……”
“啧,别说天字一号了,就连二号房,也几乎没开启过几次啊!”有懂行的人忍不住发出赞叹。
徐洛看着皇甫冲之等人的眼神,有些茫然的道:“你们都看我做什么?我又不认识她。”说着,摇摇头,带头走了进去。
到了天字二号房,徐洛才明白为什么皇甫冲之等人刚刚的眼神很怪异了。
“这房间……也太奢华点了吧?”小胖子刘峰惊呼着,微微动了动鼻子,突然惊呼道:“龙涎香,我靠!这房间里面……竟然点着龙涎香!这也太……太奢侈了!”
隋岩的目光则停留在房间的那些摆设上,这房间巨大无比,足有两层楼那么高,里面有精致的亭台水榭,有堪称人间绝色的女子在弹奏古琴,各种用具无一不是世间最为名贵的东西。
虽然奢华,但这份奢华,却是给懂行的人看的,不懂的人,走进这房间,也只会感觉到大气磅礴,绝不会发现任何奢华之处。
这份奢华,是骄傲到了极致的低调中的奢华!
没有半点俗气!
“这里面,有不少机关。”隋岩轻声说了一句。
众人都轻轻点点头,作为连皇家都礼让三分的地方,要说一点说道都没有,那才叫怪了。
皇甫冲之的目光落到那精致的亭台水榭上,目光凝在几株植物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什么都没说。
但对他极为了解的众人都知道,那应该是几株名贵的药材,能把皇甫冲之惊到的东西……真的不多!
徐杰则打量着墙壁上挂着的一把看上去十分古老的长剑,那把剑的剑鞘看上去都已经有些破烂不堪了,挂在这房间里,看上去有些不协调。
看了半天,徐杰才轻叹一声,说道:“怪不得都说这风月楼连皇家也要礼让三分,能把孤独剑随意的挂在墙上,这份气势和底蕴,着实强大!”
“那是独孤剑?”徐洛有些吃惊的问道。
他虽然从小体弱,一直不能修炼,可出身将门,从小就听父亲讲过天下名剑,这独孤剑,排在天下十大名剑第七位。
徐稷曾说过:“天下名剑,久不出世,或许都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了……”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看见一把名剑,徐洛很相信徐杰的眼力,所以感到吃惊。
“没错,这就是号称独孤一出,英雄孤独的独孤剑。”徐杰一脸炽热的看着墙上那把剑,但却并没有上去动一动的意思。
对他来说,世间名剑,都有着自己的属姓,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不是谁都能去触碰的。
“老三,我们今天,算是跟着你借光了!”良久,皇甫冲之才把自己的目光艰难的从那几株植物上收回来,看着徐洛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