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九章节 两坛酒

【傲剑天穹 第九章节 两坛酒】
“跟着我借光?大哥你别闹了……”徐洛苦笑道:“这天字二号房,我也同样是第一次进,大家都不是第一次来风月楼了,之前谁见过凤凰?”
皇甫冲之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众人到里间落座,片刻工夫,就有几个相貌极美的女子过来,端着果盘酒水,动作行云流水一般,看着都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五十年的沉香酿,哈哈,今天真的是有口福了!”刘峰只看了一眼那几坛子酒,便忍不住一脸惊喜的说道。
“刚刚凤凰楼主说了,今天是她请对吧?”隋岩一本正经的看着正在倒酒的一个美丽女子。
那女子轻柔一笑,点点头:“楼主说了,今天诸位公子开怀畅饮便是,所有一切,都是楼主请了。”
“啧,真大方!”徐杰扯了扯嘴角,然后说道:“今天这顿酒要是我们自己花钱,估计我们哥五个就彻底压在这了……”
“徐少爷真会说笑,区区一顿酒水,奴家还是请得起的。”凤凰那慵懒动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腰肢摆动,从外面走进来。
这一次,凤凰没有蒙着面纱。
皇甫冲之等人,都是微微一怔。
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并非什么绝代佳人,而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女子。
当然,也绝对不能说是难看,皮肤白皙,柳叶弯眉,琼鼻樱唇,也算是一个美女了,可若是跟她的身材比起来,就差了太多。
她的相貌,甚至比不上房间里弹琴和倒酒的这些女子!
唯一让人感到惊艳的,是她的那双眼睛,极美,但却不媚,而且非常纯净,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
“怎么,终于看见凤凰长的什么样子,是不是有些失望?”凤凰嫣然一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能见到凤凰楼主的容貌,已是三生有幸,凤凰楼主闻名于世,靠的,也不是这张脸吧。”皇甫冲之淡淡一笑,说道:“请!”
凤凰缓缓落座,却是正好坐在徐洛的身边,看着徐洛笑着说:“人言徐家二少是虎父犬子,但在凤凰看来,二少却一点都不差呢。”
徐洛将眼底一抹诧异很好的掩饰起来,笑着说道:“凤凰楼主过奖了,今天的事情,还是要多谢凤凰楼主,也不要再叫我二少了,叫我徐洛就好。”
“咯咯,二少客气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叫你徐洛,你就叫我凤凰吧。”凤凰十分随意的笑着说道。
皇甫冲之等人都是抽了抽嘴角,心道:老三真是好大的面子,之前从未听说凤凰对任何人这样客气过。
这时候,凤凰端起面前酒杯,冲着众人说道:“今天能跟诸位公子一起喝酒,凤凰很荣幸,在这里敬大家一杯,一会凤凰会叫人过来陪你们喝酒,诸位公子要玩得开心哦。”
说着,凤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徐洛等人也将杯中酒喝掉。
“果然好酒!”徐杰忍不住赞叹一声。
“的确好酒!”隋岩点点头。
皇甫冲之和刘峰没说话,但却也是一脸享受的表情,眯着眼,正在那细细品尝。
“咳咳……好辣的酒!”唯有徐洛,吐着舌头,他这杯酒,进到肚子里,感觉像是有一团火燃烧起来,这种感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过随即,丹田中那颗摇光星微微一闪,顿时将这股火辣的感觉给镇压住。
“呵呵。”凤凰轻笑一声,看向徐洛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探寻,问道:“二少你又不是第一次喝酒,怎么会觉得辣呢?”
“没喝过这么烈的。”徐洛呲牙咧嘴的冲着凤凰笑了笑。
皇甫冲之等人则是有些奇怪的看着徐洛,都知道徐洛在说谎,自己兄弟自己了解,徐洛虽然向来体质虚弱,可哥几个在一起的时候,喝酒却从没怕过谁。
五十年的陈酿虽然昂贵,但也不是没喝过。
虽然疑惑,但几人都没出声询问。
凤凰笑笑,然后站起身,冲着几人说道:“奴家能感觉到在这里有些多余,真羡慕你们兄弟感情,奴家就不多打扰你们,诸位公子玩得尽兴!”
说着,告辞离去。
皇甫冲之等人目送凤凰离去,然后将几个美丽女子也打发走,兄弟几个今天是来喝酒解闷的,不是来寻欢作乐的。
而且今天发生的事情,也需要好好梳理一下,没人会认为冷平那些人会轻易善罢甘休。
等到这房间里就剩下兄弟五人之后,皇甫冲之才冲着隋岩点点头。
隋岩随即站起身,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回来之后摇摇头,说道:“没有窃听的装置。”
呼!
众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变得轻松起来。
他们虽然都贵为公侯将相的子弟,可面对气场无比强大的凤凰时,却感觉不到一丁点优越感,尤其凤凰今天的表现,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三,刚刚怎么回事?”徐杰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徐洛:“再烈的酒,也不至于让你这样吧?”
徐洛苦笑道:“我喝的,跟你们喝的不一样。”
“嗯?”皇甫冲之等人顿时脸色就变了。
徐杰也是一脸冰冷,隋岩两道剑眉更是竖了起来。
徐洛摆摆手,笑着道:“没事,她没恶意的,似乎……只是想试探一下我吧。”
刘峰将徐洛面前酒杯拿过去,轻轻一闻,随即冷冷道:“什么试探,她这简直是在害你!”
“怎么?”皇甫冲之等人再次紧张起来。
“这是酒,没错!也是好酒,极品的好酒!但是,这却是窖藏了五百年的沉香酿!武者喝这种酒,不但没事,甚至还能够增长一些真元,可普通人喝这种酒……却能将胃肠烧坏,跟毒药无疑!”刘峰一脸冰冷的说道。
“他妈的,枉我还当她一片好心,原来是跟冷平那王八蛋一伙的!”徐杰一拍桌子,顿时大怒,冷冷道:“这风月楼就算再怎么强大,可他们敢陷害我们兄弟,我们也不能咽下这口气!”
“老二,坐下!”皇甫冲之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大哥你……”徐杰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显然已经是怒极了。
隋岩坐在那里没出声,但那一脸冰冷的表情,已经说明他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坐好了,老三说得对,凤凰没恶意的。”皇甫冲之说着,冲着刘峰道:“你看看凤凰身边那坛酒。”
刘峰过去,打开凤凰刚刚坐的位置下面那坛酒,一股清香飘出来,刘峰随即笑道:“百冰酿,五百年的,专解沉香酿的火爆,两种酒若是掺在一起,倒是可以调制出冰火神酿来,这凤凰楼主……还真大方的很啊!”
“可是……就算她在那里放了一坛百冰酿,但老三刚刚……”徐杰依旧有些心气难平。
“二哥,这个你不擅长,我来告诉你吧,沉香酿虽然暴烈,可以烧灼人的胃肠,但在一炷香内喝下百冰酿,就会安然无恙的。”
刘峰的解释,终于让徐杰的疑虑尽去,有些讪讪的坐下,看着皇甫冲之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跟你发火。”
皇甫冲之温和的一笑:“没事,都是为自己兄弟考虑,你也没做错什么。”
“可是凤凰为什么会突然间对老三这么好呢?”徐杰依旧感到不解。
众人这时候将目光集中到了徐洛身上。
徐洛看着几个兄弟殷切的目光,轻声说道:“那天晕过去之后,我的体质,突然间发生了变化,现在的我,能修炼了。”
“什么!”皇甫冲之等人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都露出惊喜之色。
皇甫冲之道:“这件事,一定要压住,记住了,谁也不许往外说!”
几人一头,都明白这件事的重要姓。
百年星祭,出现意外,星祭失败,徐洛却突然能修炼了……
就算两者间没有任何关联,但总架不住有心人的恶意揣测,万一被仇家利用这件事进行攻击,那徐洛就真的危险了!
哪怕他是镇国大将军家的二公子,也承担不起星祭失败的责任!
“还有……”徐洛看着其他几人,轻声道:“凤凰带了人皮面具,那不是她的本来面貌!”
嘶!
其他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诧的看着徐洛。
“当真?”皇甫冲之问道。
徐洛点点头,他之所以一开始看见凤凰的时候,目光就有些怪异,正是因为他的目光,一不小心透过凤凰的脸,看见了里面的另一张脸!
那张无法形容的绝色的脸,才是真正的凤凰!
“这件事,跟我等无关。”皇甫冲之快速回过神来,看着其他几人道:“跟老三的事情一样,都不要说出去。”
皇甫冲之等人甚至没有问徐洛是怎么知道凤凰那张脸不是真的,也没有问真正的凤凰长的什么模样。
风月楼能在苍穹国屹立上千年不倒,其底蕴就不是寻常人可以揣度的,尤其是对皇甫冲之这些身份的人来说,有些事情,不知道,远比知道要好的多。
……
房间里,凤凰跟一个相貌平凡的中年人相对而坐。
中年人笑着问道:“如何?”
凤凰微微蹙眉,思索片刻,摇头说道:“看不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