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十章节 七转筑基丹

【傲剑天穹 第十章节 七转筑基丹】
“还有你看不透的人?”
中年人似乎微微有些惊讶,语气却轻松的很:“说起来,徐家这位二少爷徐洛,向来被燕京的人看不起,因为从小体质虚弱,不能修炼,这些年没少被嘲讽。想不到今天突然间的爆发,倒是让人看到了另外一个将军府公子。”
凤凰轻轻点头,说道:“反正我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怪的,仿佛能看穿我的伪装一般。”说着,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说起来,能给我这种感觉的,除了宗主,也就只有他。”
中年人终于有些动容,微微皱起眉头,抬头看着凤凰,淡淡的道:“别忘记你的身份。”
凤凰顿时白了中年人一眼:“你想到哪去了?我怎么会对一个小孩子产生什么心思?”
“你也不大。”中年人老实不客气的回了一句,然后将话题转移开:“六皇子打发冷平和魏子亭这些废物来找大皇子和几个将门之后的麻烦,他想干什么?”
“无非试探而已,六皇子的心思,虽然很隐蔽,但想要瞒过我们,却是不可能的。”凤凰冷冷一笑说道。
“总之这些皇家的龃龉,跟我们没关系,记住不要掺和进去就是。”中年人说道:“皇家的底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凤凰淡淡的道:“我知道,不需要你来教我。”
……
“主上,风月楼那边刚刚发生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个灰衣老者,脸上带着笑意,冲着坐在首位的一个相貌英俊的年轻人说道。
“哦?凤凰?”
“没错,事前没人想到徐洛竟然会动手,而且看样子,也不像是一个体质虚弱到经常晕倒的人,这件事,到是有些有意思了。”
“嗯。”坐在首位的少年应了一声,脸上看不出喜怒来,说道:“这倒是个意外。”
“相信这次朝中那些大臣们,应该不会再把怀疑的目光投到主上这边来了,在他们眼里,主上或许就是个胡闹的孩子,呵呵。”老者笑着说道。
“王老说的是啊。”少年轻叹一声,站起身,背着手在房间里走了几步,轻声说道:“本王一向被太子猜忌,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对了,远靖那边怎么样了?”
老者轻声道:“一切还算顺利,只是主上也知道,军中那些兵痞们不是那么容易被收服的,相信再给远靖一些时间,他会做的更好。”
“那就好。”少年长出了一口气,忽然问道:“徐洛怎么样?”
老者仿佛习惯了少年这种跳跃姓的思维,并没感觉到意外,想了想,说道:“看不透。”
“那就再多看看。”少年淡淡的说道:“徐稷,还是很宠着他的这个二儿子的。”
“知道了。”老者点头回了一句,随即退下。
房间里,只剩下少年一人,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轻声自语道:“徐洛……本王有些看不透你呢,呵呵,有意思。”
……
魏子亭以为他今天的举动,一定会被主上狠狠的痛斥一顿,却没想到主上根本就没见他们,这让他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还有些不舒服,不过看着身边同样沉着脸的冷平,他又觉得有些平衡了。
“冷少,今天的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文官饭碗那废物明摆着不给冷少面子,就是不给主上面子……”魏子亭一脸不甘的说道:“尤其赵冲这次被打成这样,我们还无动于衷的话,岂不是让人以为我们真的怕了他?”
“你懂什么!”冷平看了一眼魏子亭,冷冷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要报复的话,你自己去,别扯上我。”
魏子亭脸上的笑容一僵,看着转过身去的冷平,眼中闪过一抹羞愤之色,心中暗道:你不过仗着在主上面前得宠一些,就如此嚣张,真的比身份,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了?
冷平的声音再次传来:“赵冲那里,你去安抚一下,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我们自己的人寒了心。子亭,我知道你心中不甘,可能对我也有些看法,但我可以告诉你一点,这件事,是主上的意思,你别因为自己的一些小心思,坏了主上的大事,到时候,没人能保得住你!”
魏子亭感觉到背后一凉,恭声道:“冷少,对不起,是我考虑的不周,多谢冷少的提醒了,我这就去看赵冲。”
冷平点点头:“去吧,最近一段时间,最好不要再跟徐洛那群人照面。”
“知道了。”魏子亭躬身离去。
冷平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明明就是个一阵大风都能吹倒的家伙,怎么突然就有这么大的力气了呢?”
……
徐洛刚回到家里,就被匆匆赶来的涟漪叫住。
“少爷,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闻见徐洛一身酒气,涟漪有些心疼的问道。
“呵呵,今天跟大哥他们几个相聚,高兴就多喝了点。”徐洛笑着回道。
“那也要注意身体啊。”涟漪说着,然后说道:“夫人回来了,要少爷回来之后立即去见她,你喝了这么多酒,要不要醒醒酒再去?”
“没事,带我过去吧,大不了被娘骂一顿。”徐洛笑着说道。
“那你要真的挨骂,可跟我没关系。”涟漪白了徐洛一眼,袅袅婷婷的走在前面带路。
徐洛看着这个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侍女婀娜的背影笑了笑,不知为什么,突然间想起在风月楼看见的凤凰那张绝色的脸。
微微摇摇头,努力将凤凰那张脸从脑海中驱赶出去。
“小洛,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果然,看见徐洛,洛心蓝便忍不住皱起眉头,有些心疼又有些恼怒,让涟漪先出去,随后看着徐洛说道:“娘知道你心里面委屈,你也不要生你哥哥的气,曰后你若是有出息,一个爵位,对我徐家来说,并不是问题。”
徐洛抬起头,看着自己的母亲笑了笑,说道:“娘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生大哥的气?这件事跟他又没关系,孩儿也没觉得有什么委屈,只要没有给爹娘和家族带来麻烦就好。”
“你这孩子,委屈就是委屈,没必要憋在心里面,憋坏了娘会心疼的。”洛心蓝有些心疼的说着,然后从身旁桌子上拿过来一个木盒,一脸郑重的对徐洛说道:“这里面,有一粒丹药,是娘这次回师门特意为你求来的,你等酒醒了,服下去看看,或许,能够改变你的体质。”
“这是什么丹药?”徐洛接过木盒,一边说一边打开看了一眼。
木盒里面,用的是上好的锦缎,当中摆放着一只巴掌大的玉瓶,玉瓶里面,依稀可以看见一粒豆粒大小的丹药,暗红色,被玉瓶封着,闻不见任何味道。
倒是丹田中的那颗摇光星魂,轻轻悸动了一下,似乎对玉瓶中的丹药有些渴望。
“这是七转筑基丹。”洛心蓝轻声说道:“是专门给那些天赋极佳的人服用的,可以净化体质,增强真元,娘也是废了好大的心思,才求到这么一粒,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虽然洛心蓝说的轻描淡写,可她眼中的那一抹疲惫,还是没有逃过徐洛的眼睛。
徐洛微微沉默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洛心蓝说道:“娘,谢谢你。”
“你这孩子,你是娘的儿子,是娘最疼爱的宝贝,娘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跟娘,不需要说谢,记住了吗?”洛心蓝眸子里有水光闪过,欣慰的笑着说道。
“嗯,我记住了。”徐洛将木盒抱在怀里,然后辞别了母亲,回到自己的小院。
虽然母亲没有多说什么,但徐洛心里面清楚,母亲一定是用了极大的代价,才求来的这粒丹药,因为这些年,只徐洛知道的,就有四次,洛心蓝返回师门求药。
虽然每次都会带一些丹药回来,但却没有哪一次,让她如此郑重,也没有哪一次,会像这次这样疲惫。
“娘,虽然孩儿的体质已经改变,但娘的恩情,孩儿会永远记在心里。”徐洛眼角有些微湿的想着,然后在心中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努力成绩一番事业,不枉费父母家人对自己的这一番厚重恩情。
回到房间,吩咐不许人来打扰自己之后,徐洛直接运起暗影摇光心法,那浓重的酒意瞬间消失一空,酒中精华全被丹田中那颗摇光星魂给吸走。
徐洛头脑顿时一阵清明,随后,他取出木盒中的小玉瓶,剥掉上面的封蜡,然后打开瓶塞,顿时,一股强大的灵气弥漫整个房间!
而玉瓶中的这粒丹药,则轻轻颤动着,若有灵姓一般,似乎想要逃脱出去,但却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控制着,在玉瓶中颤抖不已。
尽管徐洛知道母亲这次求来的七转筑基丹肯定不凡,但却没想到这样厉害。看着瓶中丹药想要逃脱似的,徐洛立即拿起小玉瓶,对准自己的嘴巴,将这粒丹药倒入口中。
轰!
丹药入口即化,一股充沛澎湃的灵力,轰然在徐洛的腹中散开,瞬间充满他的四肢百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