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十一章节 流言

【傲剑天穹 第十一章节 流言】
徐洛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气球,被瞬间吹起来,身体像是膨胀了无数倍!
事实上,徐洛的身体在外表看上去,没有任何改变。
但这股强大的能量,却是一瞬间将他的经络撑起来,使得他有种身体被快要撑爆了的感觉。
整个身体的所有经脉,在这一刻,全部被强大的灵力充斥着,但同时,也有一种保护的力量,控制着这股灵力,不让它进一步发展,不然的话,徐洛的经脉有可能被直接撑爆。
要不是这样,洛心蓝也一定不敢让徐洛直接把这粒丹药服下去。
不过就算没有这股力量压制丹药中的灵力,徐洛也不会有事,因为这会丹田中的那颗摇光星魂,正无比兴奋的疯狂劫掠着这股力量!
那种贪婪的姿态,就连徐洛都能明显感觉到。
暗影摇光心法的运行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有多少倍,澎湃而又雄浑的灵力如同江河溃堤一般的往丹田中冲去,全部被摇光星魂给吸走。
只用了半天的功夫,那股将徐洛差点撑爆的灵力,就一滴不剩的,全被摇光星魂给吸走。
徐洛张开眼,欲哭无泪,咕哝道:“我说……你这也太狠了吧,好歹给我留点,让我突破一下现有的境界啊,这倒好,全都被你吸走了,我怎么办?”
回答他的,只有丹田中唯一明亮着的摇光星魂,比之过去更加明亮了一点点。
“好吧,你赢了,我不是对手。”徐洛很光棍的认输,因为他虽然没有因此突破,但却能感觉到,身体中的力量,比过去更加强大了许多。
“也许,这样是更好的结果。”徐洛用手支着下巴,轻声说道:“在外人看来,我只是体质改变了一些,但实际上,我却已经拥有了剑士的实力,若是能一直这样,其实更好!”
十六岁的少年,正值意气风发的年龄,原本不该有什么藏拙的念头,可徐洛从小被人嘲笑到大,所经历的远比同龄人多太多,心态超过他的实际年龄,也就不足为奇了。
随后又是一个月的时间,徐洛把自己关在家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不断修炼暗影摇光心法和破军七杀。
期间洛心蓝过来看过徐洛两次,发现儿子的体质的确发生了改变,喜极而泣,很好的隐藏了眼眸深处的那一抹哀伤。
在这期间,燕京再次出现一则传言。
“听说了吗,徐家的二少爷,对,就是那个文官饭碗,之所以在风月楼将同为贵族的赵冲一巴掌抽晕,是因为他娘从师门带回来一颗极品丹药!”
“那丹药改变了文官饭碗的体质?”
“听说是这样,不过应该也只是让他变成正常人而已,能不能修炼还在两说,再说,就算能修炼,那徐洛今年已经十六,早过了修炼的黄金年龄,就算现在开始修炼,也不会有多大出息了!”
“什么丹药这么神奇?”
“这个就不知道了,想来不会太差。”
流言是皇甫冲之等人放出去的,他们心里都清楚,徐洛的改变,跟洛心蓝带回来那粒丹药没多大关系,但却正好可以借着这件事,掩盖真正的事实真相。
到时候,哪怕是皇帝问起这件事,都可以说是洛心蓝从师门带回来的丹药改变了徐洛的体质。
总之,跟星祭没有任何关系!
……
“七转筑基丹,徐家夫人的师门不一般啊!”上次出现在风月楼的中年人,再一次出现在这里,他的对面,依旧是风月楼的楼主凤凰。
“这种丹药,对我们来说都极为珍贵,徐家夫人却能求到,的确不一般!”凤凰轻声说道:“以往到是忽视了徐家这位美貌夫人,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个门派出来的弟子,你有没有查一查?”
“我查过,但没查到太多东西,只有一点点线索。”中年人说道:“洛心蓝小时候曾被一个老尼姑抱走,十年后归来,然后嫁给镇国大将军徐稷,那老尼,也许就是洛心蓝的师父,至少也是洛心蓝师门的人。”
“尼姑?这天下间的尼姑庵……出名的也就那么两三家,能将七转筑基丹送给世俗弟子的……似乎,也只有南海的那个了。”凤凰微微蹙着秀眉,轻声道:“想不到徐家也有这样的底蕴,难怪皇帝在羞辱了徐洛后,立即给了徐素一个爵位,如今看来,倒也不见得完全是为了安抚徐稷呢。”
中年人点点头,说道:“我查了一下洛心蓝前段时间离去的路线,倒也正好是往南,不过是不是去了南海,就不得而知了。”
“嗯,这件事,先记下来,我们跟徐家不是敌对关系,不要惊到他们。”凤凰眯着双眸,轻声道:“倒是徐洛……他爆发打人的时候,似乎徐夫人还没回来啊。”
“也许,人没回来,但是丹药先送回来了。”中年人淡淡的说道:“你似乎对徐洛有些过于关心了。”
凤凰眉梢一挑,看着中年人道:“我倒是对七转筑基丹兴趣更大!”
中年人撇撇嘴,没有再多说什么,事实上,他对徐洛和七转筑基丹的兴趣也挺大的。
……
“主上,查出来了,那徐洛是因为服用了七转筑基丹,才改变了体质,从而拥有强大的力量。”灰衣老者看着少年,轻笑着说道:“那徐夫人隐藏的也够深,而且这次她去求药,人跟丹药并没有在一起,丹药一定是先行送至镇国将军府,她人比丹药晚回来了几天。”
“嗯,难怪。”少年点点头,轻叹道:“七转筑基丹……真是好大手笔,本王终于明白为什么父皇,对徐家这么客气了,原来这洛心蓝,也有如此背景。”
老者点点头,说道:“徐家屹立千年不倒,定然也有着自己的原因,主上要不要……改变一下对徐家的态度?”
少年摇摇头,淡淡道:“本王现在最大的忌讳,就是不能跟任何朝中大臣有牵连,尤其是武将,去警告下冷平他们,最近不要去招惹徐洛,有些事情,本王自有安排。”
“知道了。”灰衣老者点点头,告辞离去。
少年眸光闪烁,轻声道:“七转筑基丹……如此灵药,用在一个废物的身上,看来徐家对徐洛的溺爱,已经到了一定程度,曰后……倒是可以在这徐洛的身上,做做文章。”
……
赵冲觉得自己最近一段时间都很倒霉,想他堂堂一个九阶剑徒,却被文官饭碗那个废物一巴掌给抽掉差点一半的牙齿,过了好多天那张脸才消肿。
如今一个月过去,每每想起,脸上似乎依旧隐隐作痛。
“徐洛,这个仇,我记下了,你给我等着,别让我碰上,否则的话,就算拼着冷少和主上责罚,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赵冲在听说徐洛改变是因为七转筑基丹后,眸子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暗自发誓。
他这一巴掌并没有白挨,他爹的官职升了一级,这是冷少给他的补偿。
赵冲的父亲也因此大喜,安慰儿子以后要好好的跟冷少他们做事,要以大局为重,不要想着去报复徐洛。
且不说赵家因为这次得到了好处,就说徐洛的身份,也的确不是赵家招惹的起的。
可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赵冲,却不想顾及这么多,他只是一个十六七的少年,正是热血冲动的时候。家族获益,他心里清楚,但他更清楚的却是:他赵冲,因为这件事,丢了好大的面子。
现在燕京很多人看见他,都会在背地里指指点点,那种略带嘲讽的目光,让赵冲怒火中烧。
“少爷你看,这套衣服怎么样?很适合你吧?下月七公主的诚仁礼上,少爷穿这身衣服过去,一定可以盖过所有人的呢!”
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忽然间引起赵冲的注意,他抬起头,循着声音望去,随即,他的目光变得森冷起来,将手下叫过来,附耳交代了几句,然后那手下离去。
赵冲的脸上,随即露出冷笑,喃喃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徐洛啊徐洛,这次,我看你往哪跑!”
“公主青睐很了不起么,再说我都说过了,涟漪,我不想去参加公主的诚仁礼的。”徐洛愁眉苦脸的看着娇俏的小侍女涟漪,说道:“在我眼里,你比公主好一万倍。”
“胡说什么呢,这可是夫人吩咐的,不去不行,少爷,您就发发慈悲,放过奴婢吧,奴婢可不敢跟公主比。”涟漪脸色有些娇羞的看着徐洛,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少爷变化好大,在涟漪想来,也许是夫人求来的那粒丹药,真的改变了少爷的命运。
“唉……让我去做什么,去丢人么?”徐洛微微摇摇头,任由涟漪将一件件华美的服侍往自己的身上套。
就在这时,几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大汉猛然间冲进来,其中一个,冲着涟漪,扬起手一巴掌抽过来,嘴里还大骂道:“你这个不守妇道的臭娘们,老子让你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