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十七章节 洛心蓝

【傲剑天穹 第十七章节 洛心蓝】
既然决定了自己要去做什么,那就要做好出发前的准备。
不过在这之前,徐洛还有一件事,是绝对绕不过的……
“昨天下午,你做什么去了?”洛心蓝脸色平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一些。
过去对徐洛百般宠溺,那是因为徐洛体质虚弱不能修炼。
如今在服用了七转筑基丹后,徐洛的体质明显发生了改变,而且据说一身实力已经不容小觑!
要不是涟漪昨天跟她说,洛心蓝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成长为一个不错的武者了。
涟漪的一身本事,都是洛心蓝教的,所以洛心蓝很清楚涟漪的实力有多强。
燕京里面那些勋贵子弟,像徐洛和涟漪这个年龄的,能修炼到**阶剑士,已经算是相当出色的俊杰了。
比如说隋岩,比如说徐杰,他们都没有进入到剑师这个领域里,但在燕京,都有着不小的名头。
而涟漪,却早在三年前,就已经从剑士突破到剑师境界,如今已经是三阶剑师。
涟漪昨晚告诉洛心蓝,说自己误以为少爷是闯进来的贼人,全力刺出一剑,没有任何留手。
这一剑,就算是一个顶级的剑士,也要饮恨,成为剑下亡魂!
可徐洛却生生避开了!
尽管险之又险,及时的叫破了身份,可徐洛究竟是怎么避开这一剑的,却是让涟漪和洛心蓝百思不得其解。
“或许……是巧合吧。”面对洛心蓝的疑惑,涟漪只能给出这样一个答复。
今天一大早就把徐洛叫过来,就是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在这之前,首先要在声势上镇住这个外表腼腆内心却是鬼精灵的小家伙。
对自己的儿子,洛心蓝了解的很,若不是因为体质虚弱一直被人嘲笑,从而掩盖了真实的姓情,徐洛绝不是个省油的灯!
“孩儿去西市买了点药材。”面对娘亲,徐洛没有说谎的想法,很直接很坦然的承认了。
“去买药材做什么?府里面没有药材了么?还有,你穿成那个鬼样子做什么?听涟漪说,她差点一剑刺中你,你是娘的心肝宝贝,万一伤到哪,你然娘怎么活?你让涟漪怎么活?”
“来了……这才是老娘想问的吧……”徐洛心说。
“我最近惹了不少祸,不想再给家里添麻烦,不想让娘担心,才穿成那样的,偷偷溜出去,是怕娘不让我出去……”徐洛回答道。
“嗯,那涟漪那一剑,你又是如何避开的?”洛心蓝看着儿子的眼睛,缓缓的问道。
一旁的涟漪也一眨不眨的看着徐洛,到现在涟漪都在后怕,都在庆幸,同时也无比的疑惑,少爷到底怎么躲开自己那一剑的?
当时涟漪光顾着后怕和庆幸去了,并没有多想,可事后越想越不对劲。
她可是三阶剑师啊!
在燕京同龄人当中几乎找寻不到对手!
可以秒杀剑士的强者!
却被修炼一共也没几天的少爷躲开了必杀一剑!
也就是少爷,如果换个人,修炼这么几天,便能避开她必杀一剑,那涟漪一定会郁闷到吐血的。
“我……”
“不许骗我!”洛心蓝的声音严厉起来:“看着我的眼睛!”
“我真不知道啊!”徐洛一脸委屈的看着母亲,说道:“我偷偷溜回来,本就小心翼翼提高警惕,怕被你们发现,谁知道涟漪她突然间冒出来,我就被吓了一大跳,差点摔倒,然后赶紧出声亮明身份……”
“真的只是这样?”洛心蓝一脸疑惑的看着徐洛,想从儿子脸上找出破绽来。
只是徐洛目光纯净,看不出半点说谎的样子。
“当然,不然还能怎么样?娘,您到底想问什么?您儿子您自己还不了解吗?”徐洛一脸委屈,轻声道:“我怎么觉得,自从我服用七转筑基丹改变体质后,您对我……没有从前那么疼爱了呢。”
“胡说!你是娘的心肝宝贝,娘不疼爱你疼爱谁去?”
洛心蓝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哀伤,嘴上却是笑骂道:“行了,没你的事儿了,回去修炼吧,你的体质改变,已经可以修炼了,娘为你安排好了学院,等过阵子学院开学,你就去学院吧,在那里你可以学到更多知识。”
“什么?学院?为什么要去学院?”自幼就读于皇家书院的徐洛对学院没有半点好印象。
同学看不起他,老师也看不起他,而且规章制度严格死板,就没有一丝让他留恋的地方。
“小洛,你今年已经十六岁了,已经成年,你也应该长大了。未来的路,娘不能一直陪着你走,需要你自己努力,懂吗?”洛心蓝看着徐洛,动情的说着。
“娘,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孩儿刚刚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徐洛眼圈有些发红,刚刚那句话,也不过是脱口而出罢了,现在心里却是后悔的紧。
“孩儿以后一定会加倍努力,让爹娘为孩儿骄傲!”
徐洛看着洛心蓝,一脸认真的说道:“前十六年是娘守护我,以后,就由我来守护娘!”
洛心蓝一脸欣慰的看着徐洛,开心的笑起来:“好,娘便等着你来守护!”
徐洛这才想起来此行的目的,试探着说道:“对了,娘,我想出去历练一段时间,昨天孩儿在西市看见一些冒险者,觉得只有外出历练,才能真正成长起来……”
洛心蓝先是微微的皱了皱眉,随即舒展开来,笑着道:“你长大了,一些事情,你可以自己做主,去吧,一切多加小心就是,记住,无论到任何时候,生命,才是最重要的,身外之物,哪怕再值钱,也都可以舍弃。”
徐洛原本还打算用各种说辞说服母亲,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这让徐洛有些奇怪,但却也没有往深处去想。
“对了,月底之前赶回来,下月初是七公主的诚仁礼,你要代表徐家去参加。”洛心蓝叹息道:“真是可惜了七公主那孩子,生得国色天香,又聪慧无比,只可惜自幼腿上便有隐疾,无法走路。”
“不是说黑森林有一种名为七彩之光的灵药,可以医治吗?”涟漪在一旁问道。
“不错,七彩之光的确可以医治七公主的病,但有七彩之光的地方,必然会有九阶灵兽在看守,九阶灵兽,从它眼皮底下夺取灵药,那得死多少人?”
洛心蓝叹道:“就算皇家,也经不起这种损失!若为了七公主这么做,皇家立即就会被口水淹死!至于说其他家族……就更没这个胆子了。”
“九阶灵兽……太可怕了!”涟漪有些咋舌。
徐洛摇摇头,觉得自己更不可能得到七彩之光这种灵药,根本没去多想。一颗心全被那种‘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感觉充满,兴冲冲的出去了。
徐洛却是没看见,在他走出屋子的一刹那,洛心蓝已是泪流满面。
涟漪也哭红了眼,轻声哽咽道:“夫人,一定要去吗?”
洛心蓝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拍拍身边的椅子:“来,涟漪,坐下说话。”
“嗯。”涟漪乖巧的坐在洛心蓝的身旁。
“涟漪,以后小洛,就交给你照顾了,这孩子虽然很聪明,但经历太少,你也看到了,这次我本不想放他出去,可一直把他关在家里,他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他是镇国大将军的儿子,就要有将门子弟的样子!柔柔弱弱的,那不行。
若是从前,倒还罢了,但如今他已经改变了体质,能够修炼了,那他就要担当起他应该担当的那部分责任!
素儿不也一样,十七八岁从学院一出来,就进入军中,你说我这做娘的,就不为他担心吗?
可担心有什么用?他是徐家的儿郎,这是他的荣耀,也是他的命!”
“可是少爷他还没有足以自保的实力,夫人现在就把他放出去,难道就不怕有个好歹……”涟漪声音轻柔的说着。
“他有!”
洛心蓝擦干眼泪,十分肯定的说道:“我的孩子,我最了解!你想想最近一段时间他的表现你就知道了,风月楼那地方,我虽然不喜,但不得不承认,那凤凰楼主是个奇人,凤凰当天给洛儿喝的是沉香酿,这件事你知道吗?”
“什么?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想死吗?”涟漪顿时炸了,柳眉倒竖,粉面含煞,冷冷道:“想害死少爷不成?”
“你的少爷不是好好的么。”洛心蓝笑了笑,拍拍涟漪的手:“坐下,别那么暴躁,小洛不是都说了,以后你不许抢在他前面出手,要让他有英雄救美的机会!”
“夫人……连您也取笑我。”涟漪一脸娇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