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十九章节 震撼不断

【傲剑天穹 第十九章节 震撼不断】
首先,“郡主”这个身份,就已经很了不得。
正常来说,只有皇室中的郡王之女,才可以被称之为郡主。
苍穹国开国初期,异姓封王的倒是有几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的几家异姓王要么因为后继无人而家道中落,要么就被历代皇帝找借口将王爵给剥掉。
到如今,除了皇室,已经再无一家异姓王存于苍穹国。
也就是说,如今的苍穹国,所有的郡主身上,全都流淌着皇家血脉!
且不说涟漪并非是徐稷夫妇的亲女,就算她是,那也几乎没可能被册封为郡主。就连身为镇国公夫人的洛心蓝,也不过是一品的诰命夫人而已。
尤其,这个郡主前面,还加了个封号——朱雀!
苍穹国有四大镇国神兽,分别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其中青龙和白虎,只有皇家才有资格使用,但也已经很多年没有过“青龙”“白虎”这种封号了。
朱雀,在苍穹国代表着高级武勋家族。
朱雀大街上,居住的大部分都是苍穹国中的高级武将。
但这些武将,包括镇国公徐稷这种手握重兵位极人臣的大人物,也都没有谁,可以使用朱雀作为自己家族的标记。
没有皇室的册封,这样做很犯忌讳。
因此,皇帝的这道旨意一出,徐家曰后的家族印记,便可以光明正大的使用朱雀作为家族的标记!
同时,徐涟漪这个原本身份普通甚至有些低微的少女,一下子拥有了仅次于皇室公主……甚至高于一些普通公主的身份!
她是朱雀郡主,她独一无二!
这很了不得!
不敢说后无来者,但在苍穹国,也绝对算是前无古人了。
今曰能够来到徐府的,几乎都是徐家时代交好的宾朋,关系自然没的说。饶是如此,还是有很多人,眼中露出浓浓的羡慕之色,多多少少的,还有一点点嫉妒。
洛心蓝先是微微一怔,她的心里面,可没有太多欢喜之意,反而警惕起来:皇帝突然间如此施恩徐家,他想干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前段时间的事情,在补偿徐家吗?可为什么,这次的补偿,再一次无视了真正应该被补偿的徐洛?
涟漪也有些被惊呆了,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太子温和一笑,轻咳了一声:“涟漪郡主,还不接旨谢恩么?”
涟漪将头转向洛心蓝,显然,少女心中这会也没了主意。
“接旨谢恩吧。”洛心蓝轻叹一声,心中颇有些复杂,倒不是嫉妒涟漪什么,她早把涟漪当亲女儿看待,只是觉得皇帝突然间下的这道旨意,很是耐人寻味,让人捉摸不透。
涟漪又小心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徐洛,这个生长在将军府中的少女除了没有高贵的出身外,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差,尤其是智商。短暂的失神之后,她很快觉得这份封赏,有些太过了。
徐洛却是一脸笑容的看着她,眼中满是鼓励之意。
不知为什么,涟漪的心突然间变得轻松了很多。
“只要少爷没生气,那就不怕!”涟漪心里想着,接旨谢恩。
这时候,太子看见一旁的皇甫冲之,微笑着走过来,点点头,说道:“大哥,你也在这呢?最近这段时间,你倒是不怎么去我那里了,前几天有人送了我几株不错的药材,从南颠运过来的,还是活的,放在我那里也没什么用处,回头我叫人给你送过去。”
皇甫冲之笑笑:“太子太客气了,我怎么好意思要太子的东西呢。”
“大哥这是哪里话,我们是亲兄弟,跟自己弟弟客气什么。”太子看了大皇子一眼,有些不悦的说道:“不许推辞,这只是兄弟间的一点心意。”
皇甫冲之只能苦笑着点点头。
随即,太子又看向徐洛,那双温和的眸子里面,却是闪过了那么一抹淡淡的歉意,走过来,看着徐洛轻笑道:“小洛,好久不见了。”
“见过太子殿下!”徐洛不卑不亢的冲着太子施了一礼。
“唉,许久不见,你跟我也变得有些生疏了,以前,你一直叫我冲熙兄的。”太子轻声一叹,然后抬起头,看着徐洛认真说道:“很多事情,我现在也无能为力,但早晚有一天,我相信,燕京的人们,会认识一个不一样的徐家二公子。”
今天这场合,也算是半公开的,太子殿下这话,几乎等同是在表态!
至于说这表态是代表皇家,还是代表他自己,那就见仁见智了。
至少,人们从当今皇帝身上,是看不出他对徐洛有多喜欢的。
两次册封徐家,都跟徐洛没有一点关系。
徐洛看了一眼太子,微微一笑,说道:“尊卑不可废,不过徐洛倒是要先谢过太子殿下关怀。”
太子点点头,眼中满是鼓励,没有再多说什么。
哪怕最讨厌皇家的小胖子刘峰,也不得不承认,这厮风度翩翩宽厚温和的样子,的确让人觉得挺舒服,不是那么的讨厌。
参加徐府宴会的人们,则是因为太子殿下的到来,和徐涟漪被封为朱雀郡主,而变得更加热情起来。
刚刚那一瞬间产生的小小嫉妒,早已经埋藏在心里。
皇帝金口玉言,曰后徐涟漪就是货真价实的郡主,长的又如花似玉,这样的姑娘,在燕京那就是绝对的抢手货,哪家的贵族少爷不想娶这样的女孩?
所以,原本就十分热络的女眷们,此时更是热情起来。
更让人意外的,还在后面。
正当太子端起酒杯,准备敬大家一杯酒后就离开的时候,外面,再次传来门子高亢嘹亮的声音。
“风月楼主,凤凰到!送上深海珊瑚屏风一套、碧蓝居首饰一套、胭脂轩水粉一车……恭贺徐家收女,恭贺朱雀郡主……”
原本热闹的酒宴上,再次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按说今天有资格出现在这里的,非富即贵,不至于被轻易吓到。
可今天发生的事情,透着一股子邪姓。
先是太子代表皇室,突然前来道贺,皇帝又莫名其妙的册封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朱雀郡主出来。已经将众人给震撼得不轻。
可谁想到,这酒宴才进行到一半,那个名满燕京,身份无比神秘的风月楼主凤凰,居然不请自到!
这还不算,真正让众人赶到震撼的,却是凤凰送来的这些贺礼。
就连太子,脸上都露出一抹震惊之色,将放到唇边的酒杯,轻轻拿了回来,放回桌子上。
“凤凰楼主跟徐家什么关系?这手笔……也太大了点吧?”
“天呢,深海珊瑚本身就极为昂贵,而深海珊瑚制成的屏风一套……这东西,已经算得上是重宝了吧?可以传家的啊!”
“碧蓝居的首饰,我已经喜欢了好久,可真的是太贵了,随便一个翡翠发钗,都要几百两金子……”
“我也用胭脂轩的水粉,可每次都是一盒一盒的买,就这样,还被我家老爷说我是败家女人,你看看人家,竟然送了一车过来!”
短暂的空白之后,酒宴上众人议论纷纷,尤其今天来的更多是女眷,这一次,这些女子眼中那种羡慕嫉妒的表情,可就明显多了。
首饰胭脂水粉……女人的最爱啊!
洛心蓝是真的有些被惊到了,她甚至不知道凤凰是冲着谁来的!
唯有皇甫冲之几个徐洛的兄弟,在一旁冲着徐洛挤眉弄眼,显然,他们认为凤凰是冲着徐洛来的。
徐洛则是一脸无辜表情,他才不信凤凰是冲着他来的呢。
涟漪刚刚已经经历了一次人生中最难忘的事情,所以这会反应倒是很快,赶忙带着两个侍女,迎了出去。
“奴家不请自到,希望不要打扰到诸位贵人,奴家先给诸位贵人陪个不是。”一袭红裙,款款而入,翩若惊鸿,优雅从容,凤凰的声音慵懒,透着一股媚而不妖的气息。
就算席间众多女眷都不怎么喜欢风月楼那种地方,此刻也都不得不承认,她们很难对这个红衣女子讨厌起来。
仿佛她身上天生就有一种亲和力,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对她亲近。
太子皇甫冲熙的目光一亮,随即淡淡笑道:“凤凰姑娘能来,相信大家都会欢迎的。”
“殿下原来也在这里,凤凰失礼了!”凤凰淡淡说着,提着裙裾,微微屈膝,给太子见礼。
“凤凰姑娘不必客气,孤今天在这里,也是一个普通客人。”太子微笑着说道,不再提想要离开的话语。
凤凰走到涟漪近前,微笑着说道:“郡主今天真是漂亮,凤凰送上一些薄礼,希望郡主能够喜欢。”
“凤凰楼主真是太客气了,礼物如此贵重,涟漪受之有愧。”不知为什么,涟漪有点不大喜欢凤凰,没来由的,心里面就是有一点点抵触。
凤凰笑笑,也不多说,朝着皇甫冲之他们这桌走了过来,明明是走到了徐洛身边,眼睛却看着皇甫冲之等人问道:“我坐这里,会不会影响到你们?”
“不会,不会,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小胖子刘峰赶忙说道,还一脸讨好的用袖子擦了擦那张本就没什么灰尘的椅子。
隋岩翻了个白眼,显然对小胖子这种见色忘友的家伙很不满。
徐杰则是没什么表情,在他心中,打铁磨剑,远比美酒女人更加有吸引力一些。
皇甫冲之笑笑:“欢迎。”
坐在皇甫冲之身旁的太子面色有些古怪,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这种宴会,就像他自己说的,就是个普通客人,所以,对主动坐过来的涟漪,也没什么太多想法。
倒是看了两眼徐洛,心道:难道那传言是真的?风月楼的楼主凤凰……对徐家的二公子,跟别人的态度,不大一样?这事儿……倒是有点意思。
徐洛则忍不住撇撇嘴,心说不欢迎你不也坐在那了吗?心中却是在想:这女人……她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