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二十章节 风公子

【傲剑天穹 第二十章节 风公子】
这张桌子上,皇甫冲之居首位。
本来是要让太子居首位的,不过太子却说什么都不同意。
“今天的酒宴只有兄弟没有太子,哥哥莫再谦让!”
无奈之下,皇甫冲之只能坐在首位,太子坐在左首。
挨着太子的,则是徐洛,皇甫冲之右手边分别是徐杰、隋岩和刘峰,徐洛这边,还空着两张椅子。
如今凤凰坐到了徐洛身旁,却偏偏一直没有看他,而是跟其他几个人轻声谈笑起来。
酒桌上的气氛,在太子风趣幽默语言的带动下,倒不显得沉闷,不过每个人心里,都觉得有些怪怪的。
刚刚献殷勤的小胖子刘峰则更是很直接的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徐洛和凤凰两人,想从两人表情中找到“歼情”的证据。
可惜徐洛对凤凰根本就没有多少好感,觉得这女人行事怪异,又不以真面目示人,心机着实深沉。
而凤凰呢,虽然坐到徐洛身边,但却故意没有跟徐洛说一句话,仿佛那天在风月楼巧笑嫣然的劝酒是一场梦!
看了半天,刘峰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冲着身边的隋岩轻声道:“隋小石,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喝你的酒吧。”隋岩白了刘峰一眼,说道:“就你聪明!”
“嘿嘿。”刘峰笑了几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就在这时,外面再次传来门子通报:“风公子到……”
“啊?”
“怎么会?”
“什么?”
“我没有听错吧?”
“风公子?!”
“天,风……风公子……”
“有重名的吧?”
整个酒宴现在的情形,不是短暂的空白,而是一阵杯盘碰撞的声音,无数人被惊得站起身来,酒宴上霎时竟陷入一片微微的混乱!
不说女眷席上那些年轻少女们一脸花痴的样子,就连太子在听见风公子这三个字的时候,都给惊得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不小心将一个杯子碰倒,这对向来沉稳而又注重形象的太子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坐在徐洛身旁的凤凰,优雅从容的眸子里,也是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是的,不是花痴少女那种迷恋,而是震惊和不解。
不过凤凰眼中的表情掩饰的很好,飞快收起来,然后笑吟吟的,往外面看去。
无论是温文尔雅的大皇子,还是对外界漠不关心的徐杰,还是姓子冷淡的隋岩,甚至闻香识女人的花痴小胖子刘峰,脸上竟然全都露出激动和期待之色!
徐洛自然也听说过风公子的大名,只是他想破头皮都想不出,自家跟风公子之间,会有什么交集,会让风公子主动登门拜访……
风公子,来历未知,身份未知,整个人就是一个巨大的迷!
可在这燕京,你可以不知道皇家的公主是谁,可以不知道太子有几个兄弟,但你若是不知道风公子,那真的会被人嘲笑到死。
就连太子殿下,见到风公子,都会礼让三分,极为客气。
六皇子经常会去拜访风公子,跟风公子喝酒论道。
总之,在这燕京,要说还有谁比风月楼的楼主凤凰更神秘,更受人欢迎,那么,就一定是风公子无疑!
随着众人企盼的目光,徐府的管家,亲自将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长衫的青年引了进来。
青年看上去似乎只有二十**岁,丰神如玉,眸光温和,身上仿佛有一种淡淡的忧郁气息,一张脸俊朗到近乎没有任何缺点!
很难想象,这世间竟会有生得近乎完美的人。
而且,这还是一个男人!
如此完美的男人,身上却没有半点跟女姓化沾边的气质,出尘脱俗,仿佛不属于这尘世中的人一般。
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身后,还跟着两个极美的婢女,一左一右,也如同两个仙女一般,伴在风公子身旁。
也唯有这等美婢,放才配得上风公子这等人物。
“路过此地,见有喜事,进来讨杯酒喝,希望没有扰了大家的兴致……”风公子的声音不高,但却清晰的传进在场的每个人耳中,每个人都有种感觉,仿佛这话,就是冲着自己说的一般。
“风公子大驾光临,是徐家的荣幸,风公子,请!”洛心蓝轻轻一笑,张口说道。
“多年不见,洛小姐风采依旧,哦,如今已经是徐夫人了。”风公子一脸笑容,一指徐洛那一桌:“徐夫人就不用招呼我了,我真的就是来讨杯酒喝,我就坐那桌好了。”
“那,风公子请自便。”洛心蓝仿佛松了口气般,风公子,二十年前就在燕京,就是这副样子,二十年后,还是这幅样子!
这个神仙般的人物,哪怕是洛心蓝见惯大场面,面对风公子,也同样会感到有压力。
风公子眸光深邃而又带着淡淡的犹豫,先是冲着女眷席上微微点点头,不少贵族少女顿时羞红了脸,激动不已。
随后,风公子走向这边,冲着太子等人一一打着招呼,最后目光落到徐洛身上,轻笑着说道:“徐洛,你好!”
如果说先前的太子来意不明,中间的凤凰态度暧昧,那么,最后这位风公子……就算瞎子都能看出来,他就是冲着徐洛来的!
路过?开什么玩笑,说在青龙大街路过还有人信,可这里是居住着朝廷武勋的朱雀大街!
平曰里谁会往这地方来路过?
可这徐洛,又有什么神奇之处?
不但凤凰态度暧昧,就连风公子,也要高看他一眼?
当下,很多原本并没将这位有着很多不雅外号的徐家二公子放在眼里的人,都重新估量起徐洛来。
徐洛站起身,冲着风公子点头致意:“风公子,欢迎你!”
风公子温润如玉,微微点点头,坐了下来。
风公子的确如他所说,喝了几杯酒后,没有多说什么,便告辞离去。
随后,凤凰跟太子,也先后告辞离去。
凤凰今天并没有跟徐洛讲一句话,可所有人,都有种感觉——无论风公子还是凤凰,他们对徐洛的态度,跟对别人,很不一样!
燕京对徐洛的那种评价,在他们眼中,仿佛不存在一般。
酒宴虽然散去,但今天发生在徐府这震撼的一幕,却是留存在了许多人的心里。
皇甫冲之等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去,而是来到徐洛的小院。
房间里,徐洛兄弟五人坐在一起喝茶。
涟漪虽然已经成了朱雀郡主,但跟以往却并没有什么不同,第一时间过来为几人端来茶水。
小胖子刘峰笑道:“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让郡主给端茶倒水,这人生真的是太美妙了!”
涟漪笑笑,转身出去,把空间留给这兄弟几个,知道他们应该有话要谈。
随着房门被关上,房间里的气氛渐渐凝重起来。
刘峰也收起了玩笑的表情,张口说道:“今天的事情,很不对劲,首先,陛下为什么会突然册封本是侍女身份的涟漪为郡主……”
说着,刘峰看着徐洛道:“三哥,我没有对涟漪不敬的意思,纯粹是就事论事。”
徐洛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皇甫冲之微微挑着眉梢,在座众人,他是最了解皇帝的人,毕竟那是他的生父。无论他心里面多么的不喜欢,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这件事,有两种可能。”皇甫冲之看了一眼众人,然后说道:“第一,涟漪虽然是孤儿,但她却可能有着不太一般的身世。三弟,这件事,你有发言权,你来说说。”
徐杰等人都将目光转向徐洛,他们还真不知道涟漪的身世存在什么问题。
徐洛想了想,说道:“当年我父亲捡到涟漪的时候,是在一片无人荒郊,看上去像是有人刚刚把孩子丢弃在那里,涟漪身上也并没有什么信物之类,只有包着涟漪的毯子,做工十分精良,不像出自普通人家。唯一可疑的,那一路上我父亲手下的士兵打了不少野兽,唯独在发现涟漪后,我父亲派人四处探查,希望能找到丢弃涟漪的人,可周围的方圆几十里内,不但没有发现人踪,也没有任何野兽……”
“这就是了,这件事,我也是听当年跟徐将军一起的人说起过,当时并没有多想,如今我父皇突然册封涟漪为郡主,或许,是他知道的比我们多些。”
皇甫冲之说着,又接着道:“第二种可能,三弟你清楚的。”
徐洛笑笑,说道:“自然还是要平息我们徐家的怒气,如今我爹远赴边疆,不仅仅是震慑邻国,更是要稳住边疆军队的军心!星祭失败的影响,怕是远比想象中要大得多。在这种形势下,我爹若是对皇家产生不满,那产生出来的后果,将是帝国无法承受的。”
皇甫冲之认真的点点头,忽然说道:“你若是真的想去做文官,怕是那些人的饭碗,还真要被抢了!”
其他人都笑起来,徐洛只能露出无奈的苦笑,说道:“大哥,连你也戏弄我。”
徐杰叹息一声,说道:“帝国开国至今,已经一千多年,星祭失败,却还是第一次,没人知道究竟会产生怎样的恶果。”
“我觉得第二种可能要更大一些,毕竟涟漪的真正身份,连徐将军一家都不知道,皇帝又怎么可能知道了?不过我很不理解,为什么接连两次对徐家的补偿,都跟三哥没关系?”刘峰一脸不爽的说道:“难道在皇帝眼中,三哥就是如此不堪吗?”
“老四,别乱说。”徐杰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徐洛,皱眉对刘峰说道。
徐洛笑笑,耸耸肩,笑着说道:“没事的,我怎么会在意这种事,涟漪从小就没有爹娘,在这里长大,就像亲姐姐一样照顾我,她如今成了郡主,对我来说,高兴还来不及,绝不会有任何不快。”
几人都知道徐洛说的是真心话,涟漪之前虽然只是个侍女,但对徐洛来说,却非常重要。
对徐洛来说,涟漪跟他的家人没有任何区别。
徐杰说道:“只是陛下的用意,让人难以理解,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就当他在安抚老三一家好了。真正的问题在于,凤凰和风公子,他们两个,今天来这里道贺的目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