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 第二十一章节 远行

【傲剑天穹 第二十一章节 远行】
徐洛挑了挑眉梢,笑着说道:“总不会是因为我。”
这话一出,包括皇甫冲之在内,哥几个都是一脸不信的看着徐洛。
刘峰撇撇嘴:“风公子暂且不说,但凤凰绝对是冲着你来的!”
其他几人纷纷点头,一直没说话的隋岩说道:“我也这么想的,上次在风月楼,凤凰对三哥的态度就很不一样。”
“嗯嗯。”刘峰用力点头:“我觉得,也许那小妞看上我们三哥了!”
“别胡扯了,我又不是风公子……”
徐洛撇撇嘴,心中却是暗想:看上我是绝对不可能的,但冲着我来的,却不是不可能。看来,星祭失败,我却改突然变了体质,终究是有有心人的,怀疑到我身上来。这段时间,我却是要低调一些。尤其破军七杀这种功法,还是不要在众人面前施展出来的好。
“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他们是没有恶意的。”皇甫冲之沉吟着说道。
徐杰等人也是点点头。
“对了,大哥对黑森林中的药材是否了解?”徐洛低头沉思了一会,突然问道。
皇甫冲之微微一怔,看着徐洛道:“还可以,你要做什么?”
“我想去黑森林历练一下,顺便采集一些药材回来,只是我认识的药材不多……”徐洛笑着说道。
“你要去黑森林?”徐杰闻言,抬起头来,看着徐洛皱起眉头:“老三,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是啊,那地方鱼龙混杂,先不说黑森林本身就危机重重,只说那些冒险者和独行侠们,就没有一个是善于之辈,你怎么会突然想到那种地方去历练?”皇甫冲之声音温和,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放心好了,我都这么大了,会保护好自己的。”徐洛说道。
只是他的话,并不能让皇甫冲之等人真的放心,在皇甫冲之和徐杰看来,徐洛就像一个不懂事的贵族少年,觉得自己穿上冒险者的衣服,背着宝剑,就可以出去历练,却不明白江湖险恶……
“老三,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那种地方,真的想历练的话,婶娘不是给你安排了学院吗?等进入学院之后,可以参加学院组织的历练活动,既可以得到历练,安全上还有保障。”徐杰一脸认真的建议到。
“没错,你最好不要去黑森林那种地方,虽然你现在体质已经改变,也能够修炼了,但你现在的实力……”皇甫冲之没有说更多,但几人都懂他的意思。
“三哥,去黑森林,至少需要高阶剑士的实力,而且若是一个人,就算是高阶剑士,遇到危险,也是九死一生。”隋岩比较直接,说出了皇甫冲之没说的话。
徐洛心中微微有些感动,只有自己最好的兄弟,才会跟他这样说话。若是换作别人:你的死活与我何干?
“呵呵,你们放心好了,这次去黑森林,我不是一个人去,有两个很出色的冒险者,我会跟着他们一起。”徐洛说着,脑海中浮现出西市上那两个人的面孔。
“出色的冒险者?我们怎么不知道你还认识这种人?”刘峰一脸疑惑的看着徐洛。
徐洛点点头说道:“而且,其实你们也明白,只有真正的历经生死考验,才会真正的成长起来。”
“这件事……婶母没有反对?”皇甫冲之突然问了一句。
徐洛点点头:“我娘没反对。”
“那……这样吧。”皇甫冲之从身上取出一卷书来,递给徐洛道:“这是一份手抄本,是我这么多年来的一些心得,你拿去吧。”
“大哥……”刘峰和隋岩等人还有些不甘,他们是真的不放心让徐洛一个人进入黑森林。
“既然婶母都已经答应了这件事,我相信老三。”徐杰在一旁说道。
刘峰和隋岩两人虽然不解,但见两个大的都答应了这件事,心中不愿,却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皇甫冲之和徐杰又给徐洛讲了不少关于外出历练时需要注意的事项,这才一起告辞离去。
……
“大哥,二哥,为什么你们都那么放心让三哥去黑森林?那种地方,根本不适合三哥去啊!”一出徐府的大门,刘峰便忍不住问道。
“没错,三哥又拒绝我请假陪他去,万一出点什么意外……”隋岩闷声说道。
“放心好了,他不会有事的。”徐杰摆摆手,一脸肯定的说道。
“既然徐家婶母都能答应,那应该就是没事。”皇甫冲之笑着说道,眸子里却是闪过一抹诧异,心中暗道:老三,星祭失败……真的是你的原因么?
只是这种事情,想到了就想到了,想不到的,哪怕亲如兄弟,也不可能乱说。
所以,尽管隋岩和刘峰两人一脸不解,但皇甫冲之和徐杰却都没有多说什么。
……
“娘,涟漪姐,我出发了,你们放心好了,我会注意保护好自己。”徐洛穿着一身劲装,看上去英气十足。
“嗯,外面跟家里不一样,一定要多加小心。”洛心蓝眼中充满不舍,但还是微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涟漪眸中有水雾凝聚,轻声道:“保护好自己,早点回来。”
“放心吧!我很强大的!”徐洛嘿嘿一笑,没有再多废话,转过身,大步离去,没有回头。
徐府后门的门口,洛心蓝和涟漪两人,一脸不舍的目送着徐洛的背影消失在长街尽头。
……
燕京。
一家普通的酒楼里。
魏子亭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佳肴,面前放着美酒。
像是在等着什么人。
片刻之后,进来两个中年男人,身材魁梧,眉宇间带着一股肃杀之气,龙行虎步,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两人一进屋,便随意的坐在魏子亭的对面。
其中一个中年人淡淡说道:“魏少这么急着将我们兄弟找来,有什么事吗?”
魏子亭眸子深处的一抹厌恶很好的隐藏起来,笑着说道:“许久未见,有些想念,便请二位过来喝杯酒。”
那中年人闻言,端起面前已经斟满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即放下酒杯,说道:“喝完了,说吧。”
魏子亭干笑两声,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来,缓缓的推倒对面两个中年人面前。
两个中年人的目光,落到银票上,呼吸微微的急促了一下,随即便都收回目光。
刚刚说话的中年人眯起眼睛,冷冷看着魏子亭,说道:“魏少这是?”
“杀个人,这些,是定金!”魏子亭一脸从容的笑容,像是没看见对面两个中年人望向自己的凌厉目光。
“我们不是初次合作,魏少应该清楚我们兄弟的规矩。”中年人在听到这张银票仅仅是定金之后,也忍不住有些吃惊,态度稍微缓和了一些。
“当然,我怎么会破坏你们的规矩呢。”魏子亭淡淡笑笑,说道:“你们只要跟着他,若他远离燕京,相信,以你们兄弟两人的实力,制造出意外死亡的现场,并不是问题。”
“那人是谁?”中年人跟身旁的人交换了下目光,才缓缓问道。
“一个少年。”魏子亭笑了笑,又说道:“一个实力很弱,但身份有些敏感的少年。”
两个中年人纷纷皱起眉头,跟魏子亭对话的中年人按住那张一万两的银票,就要推回去,口中淡淡说道:“有身份的人,我们杀不起!”
另一个中年人也开口说道:“还有,魏少,我觉得有必要再次跟你强调下我们的规矩……”
“三不杀不是吗?”魏子亭笑笑,打断中年人的话:“在燕京的人不杀、无恶之人不杀、女人不杀。不过,你就不想听听那人是谁吗?”
魏子亭并不急,一脸微笑的说道:“徐稷的二儿子,徐洛!”
嘶!
这两个中年人都是忍不住吃了一惊,看向魏子亭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魏少要我们去杀镇国大将军的公子?这钱……我们赚不起,今天我们兄弟,也没来过这里。”
中年人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将银票推回去,站起身,就要离去。
魏子亭坐在那里,淡淡的说道:“当年仇恨,难道你们两个真的就能忘却?唯一的亲弟弟啊,呵呵。”
“你……你敢查我们底细?”中年人双眸猛然间射出两道浓郁的杀气,死死盯着魏子亭。
魏子亭笑道:“你们的底细……有多么隐秘吗?这天底下,还没有什么秘密,是我魏子亭查不到的,之所以会找到你们来做这件事,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报仇的机会。你们若不愿去做,那就罢了,就当今天没来过这里就是。”
两个中年人死死盯着魏子亭,没人敢把这话当真。
良久,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中年人缓缓开口,声音沙哑难听,像是玻璃破碎发出的声音:“大哥,为了等这一天,我们兄弟足足等了数年,也该跟徐家收点利息了!”
“老二,我们若是真的这么做了,恐怕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报仇的机会了,而且从此就要亡命天涯!”先前的中年人脸上露出几分苦涩。
而另一个中年人,眸子里却闪烁着疯狂的仇恨光芒,他冷笑道:“大哥,这次的事情不做,咱们难道就有机会报仇吗?”
魏子亭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兄弟两人争论,这时候,从怀里,再次拿出一张银票来,淡淡说道:“罢了,一共两万两银子,我就信任你们一次,杀了人,就拿着钱,去别国过安稳曰子吧。你们的大仇,或许哪天,我就给你们报了呢。”
兄弟两人齐齐愣住,望着魏子亭。
魏子亭淡淡笑笑:“灭掉徐家,可不仅仅是你们两个人的想法。”
那中年人犹豫了一会,终于忍不住转回身,抓起桌子上两张巨额银票,咬牙道:“给我具体路线,还有那人的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