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小说 第二十六章节 杀手

【傲剑天穹小说 第二十六章节 杀手】
这两人,正是当曰在燕京,接下魏子亭手中银票的人!
“大哥,燕京传言有误啊!要不是亲眼所见,你敢相信文官饭碗这么强大?”
年龄大些的中年人点点头,沉声道:“看他击杀那个李老四的手段,相当熟练而且狠辣无比,这位徐家二公子,隐藏的可是够深的!”
“幸好我们躲在暗中,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现在知道了那家伙的真正实力,我们应该可以动手了!”
中年人的二弟冷笑道:“再强,他也不过是个小孩子!”
“没错,准备动手吧,死在黑森林,也算是不错的归宿了。”
年龄大些的中年人咬牙道:“也算是跟徐将军他,先讨点利息回来!”
两个眼中闪烁着疯狂仇恨的中年人,脸上全都露出复杂而狰狞的冷笑。
……
第一次杀人,并没有任何愉悦的感觉。
明知道对方该死,而且那种场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徐洛的心中还是有种罪恶的感觉。
“这就是江湖,刀口舔血,快意恩仇!”
“我不杀他,他就要杀我。”
“这群人着实可恶,抢我拿命换来的猎物不说,还想要杀人夺宝,他们该死!”
“没错,他们都该死!”
徐洛咕哝着,渐渐平复自己那颗有些不安的心。
将手中那株植物放进背包,徐洛猛然间抬起头,却看见眼前站着两个中年人,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正在看着他。
徐洛的一颗心,瞬间沉下去,跌入谷底。
自己连这两人什么时候出现的都没发现,若是对方刚刚就出手,恐怕自己已经死了。
“你们是什么人?”徐洛运起暗影摇光心法,让自己镇定下来,平静的看着对面两个冲自己狞笑的中年人。
“徐公子,藏得很深,实力很强,心狠手辣啊!”年龄略小些的中年人看着徐洛,狞笑着嘲讽。
“人家都说徐家二公子是病秧子、药罐子、废物、弱者,嗯,现在又叫你文官饭碗,在我看来,那些人真是瞎了眼,才会把你当成是无害的废物。”
年长的中年人淡淡说道:“我就说么,徐将军虽然罪该万死,但好歹也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怎么会生出个废物儿子,二公子,你隐藏的的确够深,不过,到此为止了。”
这两人竟然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徐洛微微一惊,随即心中想到:是谁要杀我?
徐洛一边想着对策,一边猜着对方的来历,靠在那个大背包上,心中暗道:此时我若是放弃这个背包,能不能够从他们两人的眼皮子底下逃脱呢?
“别想着逃走,二公子,从你离开燕京,我们兄弟就一路跟随,到你刚刚施展杀人手段,我们更是看得一清二楚,若是想要袭杀你,你早就死了!”年龄偏小的中年人冷笑着说道。
年长的中年人看着徐洛,咬牙道:“是不是奇怪我们怎么会认识你的,说起来,我们兄弟沦落到今天,都是拜你那将军父亲所赐!所以,原本我们不会接杀你这种小角色的任务,但听说是你,我们兄弟两人立即就答应了下来。”
“嘿嘿,你死了,想必你爹娘都会很心疼吧,徐将军一定会发疯会发狂吧?最好直接气得吐血而死,让他们也尝尝亲人死去的滋味,哈哈哈哈!”年龄略小的中年人忍不住狂笑起来。
年长一些的中年人冲着徐洛狞笑道:“徐洛,要怪,就去怪你爹吧,死了做鬼,也别来找我们兄弟麻烦,去找魏子亭!”
原来是他!
徐洛听到魏子亭这三个字,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根源。
这两人看起来本就跟自家有仇,又被魏子亭请来杀自己……但他们既然来杀我,既然有仇,为何还一口一个‘二公子’?为何?还称呼自己父亲‘徐将军’?
“要不要给我个机会,让我在死之后,做个明白鬼?不然就这样杀我,你们也没什么乐趣吧?”
想通事情的因果,徐洛反倒不急了,左右是逃不掉的,徐洛干脆靠着大背包坐了下来,打开斗篷,露出自己年轻英俊的脸来。
脸上挂着平和的微笑,从背包中拿出那株刚刚得来的灵药,笑着说道:“你看,这是连黄金王蛇都要守护的好东西,肯定价值不菲,你们想要不?”
“在我兄弟看来,你二公子的命,比这个珍贵!”年龄偏小的中年人不屑的冷笑。
年长的中年人看着徐洛那张平静的脸孔,说道:“让你死个明白,也无不可,你说的对,简简单单杀了你,固然畅快,但却会觉得缺了点什么。”
“大哥,不要跟他啰嗦,这小子也许在等救兵呢!”年龄略小的中年人提醒道。
“他有什么救兵?先不说这黑森林地形复杂,地广人稀。这一路上,我们一直跟着他,对他的行踪一清二楚,哪里还有旁人?”
年长中年人冷笑道:“说起来,洛心蓝还是太自信了!真以为在苍穹国境内,到处都是安全的,也不想想这位徐将军他……这些年得罪了多少人!”
“是啊,还敢把自己的儿子放出来历练,真是白痴!”另一个中年人嘲笑道。
“你们辱我父母,会遭报应的。”徐洛听着对方侮辱自己父母,心中已是恼怒,眸子里也射出两道森冷的目光来。
“遭报应?我们早就遭报应了!不然会这么惨?你不是想做个明白鬼吗?那我就告诉你,你爹当年到底做了什么!”年长的中年人嘿嘿笑着,眸子里却闪过一抹哀伤。
“我叫袁仁,我弟弟叫袁义,曾经,我们还有一个最疼爱的三弟,名叫袁智。”
“我那三弟,曾经是你父亲身边六个心腹联络官之一!”
“神兵?”徐洛眯着眼睛,插了句嘴。
“没错,就是叫做神兵!”
袁仁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一脸难过的道:“我那弟弟当年对你父亲无比忠诚,但却因为一次跟他没有关系的战役失败,你父亲为了找人承担责任,竟将罪名安在我三弟身上,将他驱逐出军队,除去了军籍!”
“就算这样,我那忠厚的三弟也并没有怨恨你父亲,他大病一场,回到老家养了半年多,准备来燕京投靠我们,可谁知道,他来到燕京才十几天,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袁仁的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他咬牙道:“为什么,他已经被开除出军队,没了军籍,你父亲还不能放过他?为什么!”
“你的意思……是我父亲杀了你们的弟弟?”徐洛微微皱起眉头,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父亲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真的想要杀他,在军中为什么不杀?别跟我说没有证据之类,一个主将真的想要杀一个人,需要太多理由吗?”徐洛反驳道。
当年那次兵败,是父亲有生以来,唯一一次败仗,导致朝野震动,被无数人弹劾,父亲也因此消沉了好久。
徐洛当时虽然年幼,但却已经有了些记忆。
以魏风为核心的魏相集团,正是在那个时候真正崛起的!
徐洛平静的看着袁仁兄弟,接着说道:“就算不在军中杀他,那么在你弟弟回老家养伤的时候,不可以派人杀他?偏偏要等他回到燕京了才杀?”
说着,徐洛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我父亲要多笨,非要在燕京杀你三弟,然后把脏水泼到自己身上?”
“不是你父亲,还能是谁?他把当年那场战役失败的原因,归结到我那可怜的弟弟身上,真是好大的一个黑锅啊……呵呵,呵呵,我那可怜的弟弟,却是没有半点怨言,但就算这样,依旧没能逃出你父亲的毒手!”袁义眼珠子通红的看着徐洛,根本不听徐洛的解释。
“我说,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件事是我父亲干的?你有什么证据?”听着对方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父亲杀了袁智,徐洛也有些恼了。
他说着,冷冷看着对面两人,说道:“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胡乱猜测,我的父亲我了解,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不可能……什么不可能?还需要个屁的证据,老子现在就宰了你!”袁义咆哮一声,整个人状若疯狂,猛的扑向徐洛。
手中寒光一闪,一刀挥向徐洛!
“老二,不要!”
嘭!
一声闷响。
袁义的身子猛然间抛飞出去,狠狠撞在十几米外的一棵大树上,当场昏迷过去。
“二公子,你果然阴险狡诈!”袁仁狂怒,眼珠子都红了,就要出手。
“他没死。”
徐洛淡淡的看着袁仁,冷冷说道:“别以为你们真的了解我的实力,我想杀你们,易如反掌!不信的话,袁仁……你来试试?”
“你……”
袁仁看着那边一动不动的弟弟,一张脸气得铁青,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先跑向弟弟的方向。
徐洛这一击轰出,丹田中雄浑的真元澎湃激荡,只可惜摇光星魂上原本闪烁的光芒,却变得十分黯淡,就如同当初他刚发现摇光星魂时一样。
刚刚那一瞬间,海量的真元力量从摇光星魂上涌出,关键时刻,救了徐洛一命。
“还好,你不是只进不出,不然,我今天真要死在这了,而且死的还很冤。”
徐洛内视着黯淡的摇光星魂,心中自语:“放心好了,我会在这片黑森林中,寻到大量灵药,来补充你刚刚的损失的。”
摇光星魂光芒轻轻闪烁,似在给徐洛回应。
袁仁顾不得徐洛,跑过去看自己的弟弟,发现袁义确实只是昏迷,伤势并不严重,这才放下心来。
徐洛站在那里冷笑道:“现在相信了?你们辱我父母,我本该将你们击杀当场,方解心头之恨,念你们事出有因,我便饶你们一命,赶紧带着你弟弟滚远点,别耽误我在这里的正事!”
“难道你之前杀了黑风帮的一个成员后逃走是故意的?”袁仁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徐洛翻了个白眼,心说:小爷要是真有那么大本事,早把那群该死的东西统统干翻了,怎么会跑?只是这种秘密不能跟你说就是了!
“不错,跟我是没关系,徐洛,你说这件事不是你父亲做的,那好,我们这就回燕京,找你父亲问个清楚!”袁仁大声说道。
“你脑子有病吧?”
徐洛看着袁仁,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说道:“我父亲已经远赴边疆,根本不在燕京,再者说,你们就这样回去,难道就不怕魏子亭找你们麻烦?你也不想想,他根本不是军中子弟,又是怎么知道你三弟跟你之间关系的?”
袁仁脸色微微一变,忍不住沉默起来,这件事当时他跟袁义也讨论过,只是他们从来就没接触过帝国上层,更不清楚高层是怎么回事。
都是下意识的以为魏子亭这种大人物,真的什么都能查到。
被徐洛这么一说,袁仁顿时感觉到自己三弟的死,似乎一下子充满了谜团。
“这样吧,你说的这件事,关乎到我父亲名声,我爹他英雄一世,又怎么可以背上这种莫名其妙的黑锅?”
徐洛说着,看着袁仁:“若是你们信得过我,就给我点时间,等我忙完眼下的事情,回到燕京,就立即调查这件事,等到查清楚,我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此话当真?”袁仁看着眼前脸上稚嫩尚未完全褪去的英俊少年,眼中带着几分怀疑。
“不当真又能如何?小爷要杀你们易如反掌!最烦你这种问来问去的人!”徐洛一脸冷傲,非常不屑袁仁的问题。
袁仁被刺激得翻了个白眼,看着一脸平静的徐洛,知道今天真的是踢到铁板了,对方的实力太强大了,竟然一击就将自己的弟弟给击昏,尤其看上去,对方还留手了!
这种境界,就算他冲上去,也根本就是白费。
“既然如此,那我就等你半年时间,半年后,我自会去燕京找你。”
袁仁说着,背起弟弟袁义,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到时候,希望徐少能给袁某一个公道!若这件事,跟镇国大将军无关,到时候,要杀要刮,我们兄弟任你处置!若真的是徐将军做的,我们到那时候,将这两条命拼了便是!”
说着,袁仁大步离去。
徐洛看着袁仁的背影消失在森林中,摇头轻叹道:“虽然蠢了点,但也算是条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