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小说 第三十四章节 林落雪

【傲剑天穹小说 第三十四章节 林落雪】
“呼!”
车里面的徐洛和林落两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暗自松了口气。
“总算是离开了!”
徐洛轻叹一声,随即,看着林落轻声道:“到了前面的镇子,休息的时候我会悄然离开,到时候,便不与你告别了,你自己,多多保重。”
“嗯。”
林落轻轻的应了一声,抿着小嘴,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舍,随后,她从身上取出一枚戒指,递给徐洛,轻声说道:“你等下还要带大量东西离开,这个送你,你可以把东西装到里面,这样……也方便些。”
“这是……”徐洛的眸光一闪,凝注着林落递过来的这枚亮银色,看上去很普通的戒指。
“这是一枚储物戒指!你带上,试着用精神力量去开启它。”林落微微犹豫了一下,顿了顿,笑道:“是我盗剑的时候,顺手从杜可那里牵来的!”
徐洛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储物戒指,这种过去他只听说但却从未见过的宝物,竟然会出现在杜可那种人的身上,那杜可到底是什么人?
大宗派弟子?大宗派弟子会混迹在这种小帮会里面?自己的娘也是大宗派出身,说起储物戒指都是一脸向往。
这东西……真的会是杜可的?
徐洛心里有些怀疑,摇摇头,冲着林落道:“这东西太贵重,我不能要,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跟命比起来,这身外之物算个什么?”林落看着徐洛,板着脸道:“若你看我不起,不拿我当兄弟,那便算了。”
“怎么会看不起你,只是这东西……”徐洛还欲分说,这边林落却抓过他的手,将这枚戒指戴在他的手上。
徐洛有些呆呆的看着手上这枚戒指,心中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尽管林落说的轻描淡写,但徐洛却清楚的很,哪怕只能装下一个大背包的空间戒指,也是价值连城!
这东西,传说只在大宗派才有,世俗中,根本就是有价无市!
你有再多钱,也买不到!
少女见徐洛手下,于是开心的看着徐洛说道:“徐洛,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这是大爷的定情信物,哈哈,来,给大爷乐一个!”
“去你的!”徐洛敲了一下林落的脑袋。
林落不甘示弱的反击起来,两人在车里忍不住打闹起来。
此时马车已经出了黑风镇足有十余里,路上行人不多,车子跑的很快,隔音也很好,所以两人的打闹颇有些肆无忌惮。
随着两人之间渐渐的升起一股暧昧的气息,林落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怪怪的,心道:这呆子一直认为我是男扮女装,可现在这样子……他,他该不会是……喜欢男人吧?
天呐,要真是那样,那……那可就太恐怖啦!
“咯咯……”
车子里突然间传来一声轻笑,顿时将打闹中的两人给吓得毛骨悚然。
“什么人!”林落冷冷一喝,手中便多出一把弯刀。
徐洛更是直接,水蓝直接出鞘,朝着脚下厚厚的车厢板直接刺去!
那车厢板啪的一声翻转过来,一道身影顿时出现在二人面前,当徐洛准备运转破军七杀的刹那间,看清楚面前这人,顿时微微一怔,拦住要出手的林落。
“怎么会是你?”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黑森林中为徐洛说话,在前几天又叛出了黑风帮的那个女堂主——南宫语嫣!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南宫语嫣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尤其是林落,接触到南宫语嫣的目光时,一脸心虚的样子。
“落……”南宫语嫣看着林落,刚说出一个字来,便被林落打断掉。
“南宫姐姐,别那么肉麻好不好,叫我林落!”林落说道。
“哦哦,好吧,林落,真想不到,你会化妆成这个样子,啧啧,还真是漂亮呢,让姐姐都自愧不如了。”南宫语嫣笑眯眯的伸出手轻轻摸了摸林落的脸蛋。
“你又来调戏小爷!”林落一把打掉南宫语嫣的手,然后看着徐洛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你被黑风帮追杀了吧?”
徐洛点点头,看着南宫语嫣:“你跟林落……早就认识?”
“是啊,南宫姐姐一直很照顾我的!”林落抢着回答道。
南宫语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林落,然后对徐洛道:“你这小家伙命还真大,胆子也够大,还敢进入黑风镇。”
“南宫姐姐,是他救了我,不然的话,我这次就死定了!”林落说道。
南宫语嫣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林落,说道:“你这次太冒险了,你说你要是出点什么意外……”
南宫语嫣没有往下说下去,目光转向徐洛:“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要回帝都,本来也是要走,只是有些不放心他,既然你也在,关系又很好,那我就可以放心离去了。”
徐洛说着,将车上自己的包裹收进储物戒指里去,想了想,还是从身上解下一块玉佩,递给林落道:“这是我的信物,拿着它,到帝都随便一个衙门,都能够找到我!”
“好。”林落将这块玉佩接过来,反过来调过去的研究了半天,欢喜的收起来。
随后,看了一眼南宫语嫣,冲她点点头:“咱们后会有期了!林落,再见!”
“嗯,再见……”林落的声音多少有些不舍,几日的相处,让她对这个很聪明但有时候很呆的救命恩人印象很好,分别,总是让人难过的。
等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车厢里,已经失去了徐洛的身影,唯有马车的窗子轻轻关上,像是风吹的。
林落抿着嘴唇,轻声咕哝道:“该死的家伙,这么无情无义的就走掉了。”随即,少女又满脸忧愁的道:“可是,他还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呢……”
“落雪,你不会喜欢上这小子了吧?”
南宫语嫣很随意的坐到林落雪的身旁,轻声道:“他的来头应该不简单,你若喜欢上他,未必是件好事。”
“喜欢?怎么会呀,只是他对我有救命之恩呀,却连我是女孩子都不知道,这个呆子!”
林落雪说着,想起徐洛那呆头鹅的模样,又忍不住扑哧一笑,心里面,却是微微泛起一丝淡淡的涟漪,却很快被压下去。
“哈哈哈,笑死我了,谁让你这小妮子终日喜欢装男孩子的,这下傻了吧。”
南宫语嫣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你也笑我,哼,还是林伯伯好,专心致志的赶车,一点都不嘲笑人家!”林落雪气哼哼的瞪着南宫语嫣:“你还笑!”
这时候,外面传来林老把式的声音:“那个,大小姐,老奴什么都没听到的。”
“你……”林落雪脸色绯红,嗔道:“不来了,你们都是坏人!”
“呵呵,好了,不闹了,落雪,这几个月委屈你了,都是姐姐无能,拿不回那把剑,还要害得你遇险,幸亏你安然逃脱,不然的话,姐姐真是万死难辞其咎。”南宫语嫣说道。
“姐姐说的哪里话,咱们之间还用这样客气吗?不管怎么样,剑取回来了,这一次,宗主应该不会再难为你了。”
林落雪这刻那张绝色的脸上,露出的,是一种完全跟她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只是回到宗派以后,姐姐可要想好,如何面对那些狂蜂lang蝶吧!”林落雪笑嘻嘻的看着南宫语嫣,一脸戏谑。
“要是那些出色的年轻人听到天枢圣女竟然这么形容他们,一定会很伤心的。”南宫语嫣并不在意,笑着回答。
“我管他们去死!”林落雪撇撇嘴,不屑一顾的说道。
南宫语嫣白了林落雪一眼,幽幽说道:“哪怕你只有一点点喜欢你那只呆头鹅,最好,也还是忘了他!不然,就是害了他!”
林落雪没想到南宫语嫣又把话题扯了回来,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靠在车上,随意的笑道:“你真的是多虑啦姐姐,我真没有喜欢他啊!”
“一点点也没有?”南宫语嫣看着林落雪:“他救了你的命啊!”
“救命之恩就一定要以身相许吗?讨厌!”
林落雪娇嗔了一句,随后想起徐洛的模样来,忍不住会心一笑,心中想到:喜欢谈不上,最多是不讨厌吧,那个呆子,做个朋友,应该是蛮不错的呢!
南宫语嫣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笑着说道:“除非,他能够真的从世俗踏出来,成为真正的绝巅强者,也只有那样,才能从这世间最大的宗派,带走你这个圣女啊!只是……绝巅强者,莫说是他,就算各大宗派的那些最出色的弟子,也……”
“姐,算我求你,咱不说这件事了,行吗?”林落雪靠在南宫语嫣的肩膀上,娇声说道:“不过是想逃避你回去之后必须面对的现实,何必非要把我扯进去呢?”
林落雪忽然坐直了身子,一脸审视的看着南宫语嫣,恍然大悟的说道:“啊……我明白了,姐姐,一定是你喜欢上了那小子,对不对?所以你才不断的提起他!”
南宫语嫣怔了怔,随即瞪大眼睛否认道:“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开什么玩笑,他又没救过我的命……”
脑海中,却是想起徐洛在黑森林时那惊鸿一现,但却无比惊艳的脚上**以及……李老四的死。
“哎呀你简直太讨厌了,救命之恩就一定要以身相许吗?改天我一定设个圈套,找个美男来救你一下,看你再说我!”
“你敢!”
“哼,你看我敢不敢!”
“让你再气我……”
“哎呀呀……南宫姐姐,你不许碰我那,痒……”
“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哼,这还差不多!”
银铃般的笑声,从马车里传出来,飘洒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