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小说第三十六章节 争奇斗艳

【傲剑天穹小说第三十六章节 争奇斗艳】
成人礼,对一个少女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人生当中第一个,最重要的日子。
今天是她的成人礼,自然希望得到所有朋友的祝福,但她,却已经有三年,没有见到他了。
小时候的七公主,天真烂漫,并没有因为自身的缺陷而自卑,勤奋好学,最喜读书,但凡宫廷中能够找到的书籍,几乎都被她看了个遍。
大一点的时候,她看着姐姐们出嫁,也曾经一度觉得,自己跟徐洛哥哥同病相怜,父皇又那么倚重徐稷大将军,应该会将自己,赐婚与徐洛吧。
可后来她渐渐明白,父皇并不喜欢徐家的二公子,对徐家大公子到是很有兴趣。
可惜徐素从小就订了亲,亲家也是当朝勋贵,作为皇帝,自然不可能去拆散人家姻缘。
到后来,她见到徐洛的次数越来越少,关于徐洛的事情,也渐渐很少有人再跟她说。
七公主的心里,一直在期盼着一件事,那就是,在自己的成人礼上,见到他。
他一定会来的!
到时候,自己要亲口问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若你记得当年青梅竹马情,我皇甫诗诗自然不会负了你!
若你也已经开始嫌弃诗诗是个残废,那……诗诗便绝口不提!
但是,他没来。
皇甫诗诗眸子里,水光闪过,随即,她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抬起手,冲着下面,轻轻的挥了挥。
哗!
人群中,一阵热烈的喧哗。
有人带头高呼道:“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冷平的眸子里骤然闪过一抹冰冷,带着几分杀机,向着魏子亭那边看去,心中无比恼怒:魏子亭……你竟敢在我面前……先喊出这句话?
你……找死!
而魏子亭,则是一脸狂热的看着台上的七公主,根本没有看他!
“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个宴会大厅里面,所有人,全都跟着这个声音,一起高呼!
宴会大厅中间挑空,二楼是一圈奢华的包房,那些有身份的当朝勋贵,全都在二楼。
一楼,是留给年轻人表现的舞台!
一年又一年,一直是这样!
从未有过改变。
随即,便是七公主皇甫诗诗的成人礼仪式,因为无法站立,所以,这个仪式比较简单,但也不失庄重。
随着大礼仪官一声:“礼成!”
下面人群中,传来一阵欢呼!
端庄秀丽的皇后,坐在皇帝的身旁,饶有兴致的看着下面那一幕,看了一眼陪坐在下首的宰相魏风,轻笑道:“魏丞相家的公子,一表人才,颇有魏丞相当年之风啊!”
魏风老脸一红,轻咳两声,说道:“皇后说笑了,老臣如今已经老喽,这世界,已经是年轻人的世界啦。”
当年魏风年轻的时候,在这种场合也是出尽风头,魏风的妻子,就是在这种宴会上,魏风当众追求来的。
在当年也被传为一时佳话。
皇帝微微一笑,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魏风,却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候,随着七公主的出场,下面那些想要博取公主芳心的贵公子们,与无声无息间,便开始展开了竞争!
如同一只只骄傲的雄孔雀,各自展开美丽的羽毛,争奇斗艳。
“冷大人家长公子冷平,祝七公主殿下青春永驻,特……送上产自南天神州的顶级胭脂水粉一套,产自维多利亚湖天鹅绒风衣一件,产自黑水的黑水晶手链一串……望公主殿下能够喜欢!”
冷家的随从,在冷平的暗示之下,终于抢到了魏子亭的前头,报出了冷少送给公主的成人礼礼物。
嗡!
人群中顿时一片哗然,无数人都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冷平。
“天呐,这手笔……有点太大了吧?这……这送的……都是世间珍奇之物啊!”
“前段时间,镇国将军府收义女的宴会上,风月楼楼主凤凰的礼物,就已经够惊人,可跟冷少这手笔相比,还是有些相形见绌啊!”
“切,你拿一个风月场合的女子跟冷少相比?冷少是什么人?”
“南天神州……听说距离我们这百万里之遥,在另一块大陆上,中间隔着无尽海洋,那边的胭脂水粉我曾听过,堪称世界之最!”
“是啊,胭脂轩的水粉够好了吧?可跟南天神州的顶级水粉相比,那就是黄铜跟黄金的差距啊!”
“碧蓝居的首饰够贵也够好,但终究是用钱能买到的,可黑水的黑水晶……听说每一颗黑水晶里面,都蕴含着大量的天地精气,对人的身体有着极大好处!这东西,有钱也买不来啊!”
“维多利亚湖的天鹅绒……天啦,那种白天鹅最差的都是五阶异兽啊!用天鹅绒制成的风衣……这……这……前所未闻啊!”
在场的贵族们议论纷纷,论本事,他们可能不行,可论眼光,眼下大厅中这群人,已经代表了苍穹国的顶级眼光!
事实上,不止宴会大厅一楼的这些人为冷平的大手笔感到震惊,就连坐在二楼的这些大人物,也都被震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皇后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随即看着皇帝轻声撒娇道:“一会……七七那份水粉……咳咳,七七还小,用不着呀……”
皇甫浩然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身边年过四十但依旧青春貌美的皇后,小声提醒道:“皇后,你是七七亲娘!”
“就因为是亲娘我才……”皇后说着,环视了一眼房间内其他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大臣们,轻咳两声,端庄坐好,像是刚刚那个撒娇的女人不是她。
魏风也有些被震撼到,看着冷大人,眸子里不由多了几分深邃,热络的笑道:“冷大人家不愧底蕴雄厚,连南天神州那么遥远地方的水粉都能搞到,我看皇后千岁似乎很喜欢,冷大人回头何不多送些给皇后千岁?”
皇后听着一张俏脸虽然有些微红,但却颇有几分企盼的看着冷大人。
冷大人肚子里恨不能把魏风大卸八块,心中狂骂:你他妈的魏老狗,你以为南天神州的顶级胭脂水粉是什么?是你这种暴发户家里的大白菜吗?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可是看着皇后那企盼的眼神,冷大人不得不硬着头皮苦笑道:“娘娘啊,非老臣有宝物不舍献出,实在是……这东西太过珍稀了,从我中原星洲到南天神州,相隔百万里海域,就算运气好到逆天,一个往返也要十年……就连老臣,都不知道犬子是从哪弄到的这东西,来讨公主欢心……”
皇后微微撇撇嘴,心中暗道:老狐狸,当我不知道你家里富可敌国吗?
嘴上却是露出温和的笑容,一脸严肃的道:“冷大人多心了,本后母仪天下,又岂能去跟大臣讨要东西?”
“嘿嘿,皇后圣明!”冷大人不着痕迹的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里面恨死了魏风,他确实没说谎,那产自南天神州的顶级胭脂水粉,他是真不知道儿子冷平从哪弄来的。
也决定回家好好教训一下那小子,出风头可以,可这风头出过头了,是会招人恨的啊!
宴会大厅里面,无数的贵族小姐们,全都九分羡慕一分嫉妒的望着高台上坐在轮椅中那道倩影。
同时,也有不少贵族小姐一脸炽热的看着冷平那道挺拔的身影,眼中充满了爱慕。
这份手笔……今天晚上,应该没人能够打破了!
虽然只有区区三样礼物,但还能有谁,拿出比这还好的东西呢?
感受着四面八方云集过来的羡慕眼光,哪怕冷平向来低调沉稳,此刻也不禁有些飘飘然,心中暗道:跟着六皇子,果然最有前途!
台上坐在轮椅中的七公主,也是有些微微一怔,眉梢轻轻一挑,淡淡说道:“如此,便多谢冷少的慷慨了。”
“公主国色天香,正所谓胭脂配美人,公主和这几样薄礼相得益彰,在下……也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冷平一脸矜持的说道。
虽然七公主并没有直接说‘我很喜欢’这样的话,但在冷平看来,那不过是属于高傲女孩的矜持罢了,他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女子不喜欢他的这些礼物!
七公主淡淡一笑,粉面桃腮,美艳不可方物,整个宴会大厅中的所有贵族公子,甚至包括那些贵族小姐,都被七公主这美态震得有些恍惚。
就连二楼很多身份高贵的当朝勋贵,都看得心头一震。
好一个……绝世佳人!
然而,若是最了解七公主的徐洛在此,一定会看出七公主这丝笑容里面,隐藏极深的那抹不以为然!
魏子亭淡淡一笑,冲着身边的人微微示意一下,他的心腹随从轻咳两声,扬声说道:“我家少爷,知七公主绝世聪明,智商卓绝,喜欢各种古老典籍,特寻来几本远古神文孤本,献给七公主殿下,希望七公主殿下,能够喜欢!”
这时候,有人用一个十分古旧的木制托盘,里面放着几本看上去极为古老的手卷,还有一本上面锈迹斑斑,竟是铜质的书籍!
送到台上,呈到七公主面前。
七公主的眼睛一亮!
魏子亭的眼睛,也是一亮!
冷平的眸子里,则是闪过一抹浓郁的愤怒,袍袖中的手,微微颤抖,死死攥着。
只是这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七公主那里,并没有人看见冷平的失态。
“远古神文吗?谢谢,我喜欢这礼物!”七公主扫了一眼那古旧的木制托盘,淡淡一笑,说道:“唯有万年沉香木,方能保存远古的典籍,魏少有心了!”
轰!
整个宴会大厅,声lang好似轰然爆开,人们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