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小说第四十一章节 夜杀

【傲剑天穹小说第四十一章节 夜杀】
至于魏子亭那些人,则早已经悄然离去,他们,又怎么肯在这里见证徐洛的荣耀呢?
都在心里面恨徐洛恨到要死了,肯留在这里才怪。
这时候,有侍女推着七公主缓缓来到这里,众人识趣的让出一条路,然后又都退开。
但人们的目光,却是完全集中在这两人身上。
“父皇那边急着叫我过去,嘻嘻,他们似乎比我自己还着急呢。”
七公主看着徐洛,先是说了一句,随后话锋一转,说道:“徐洛,今天是我的成人礼,按说,我是要找一个舞伴陪我跳一支舞的,可是我现在站不起来,等我能站起来那天,你愿意做我的舞伴,陪我跳一支舞,为我弥补这个遗憾吗?”
皇甫诗诗眸中水光闪烁,凝眸看着徐洛。
徐洛用力点点头:“当然!”
“一言为定哦!”皇甫诗诗嫣然一笑,冲着徐洛摆摆手,然后被两个侍女推着,缓缓离开。
目送公主离开,徐洛简单应付了一下那些围上来的公子小姐们,有道别徐杰几个兄弟,直奔涟漪过来。
从始至终,这位低调的朱雀郡主只在徐洛到来之前,大发神威,将冷平从云端打落。而当徐洛出现之后,涟漪便低调得几乎让人立即忘记了她。
徐洛刚刚已经在快嘴的小胖子刘峰那里,得知了今晚之前发生的事情,清楚了冷平为什么过来道歉,更清楚涟漪在自己出现之前,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姐,对不起,我来晚了。”徐洛来到涟漪面前,拉起涟漪的手,说道:“咱们回家吧!”
“嗯,回家!”涟漪笑眯眯的站起身,脸上没有丁点失落的表情,就像一个看见弟弟回家的姐姐那样,无比的自然。
七公主的成人礼,这个夜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个不眠之夜。
有一个人,因为一时失态,名声一落千丈。
有一个人,觉得胜券在握,最后却发现自己一无所获。
有一个人,背负了十六年的嘲笑讽刺,背负了很多诨号,却用这个夜晚,成功逆袭!
这一夜,精彩万分。
这一夜,潮起潮落。
独一无二的朱雀郡主,就这样被独一无二的七彩侯拉着,安安静静的离开国宴大厅,离开皇宫。
满门荣耀,光芒冲天!
这一夜,是属于徐家的一夜!
是属于涟漪,也是属于徐洛的一夜!
“我回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皇宫外,夜风微凉,把家里的马车打发回去,徐洛就这样,拖着涟漪的手,一如年幼时的两人,漫步在帝都夜晚的街道上。
“不委屈,我做的,都是我应该做的。”涟漪轻笑着,心满意足的看着徐洛:“只要你好,叫我做什么都愿意!”
“我娘呢?她为什么没来?这种场合,她应该出现的。”徐洛的声音很平静。
但对他极为了解的涟漪却听出她的大少爷那紧张的心声。
“夫人……啊,娘她……回师门了。”涟漪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因为这事儿根本瞒不住徐洛,早晚都要知道的。
说完,涟漪一脸紧张的看着徐洛,生怕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徐洛沉默了半晌,拉着涟漪的手,微微紧了紧,却没有涟漪想象中的爆发。
“是那枚七转筑基丹的代价吧?”徐洛问道。
涟漪点点头:“夫人上次回师门求药,代价是……你若因此改变体质,夫人便回师门做五年教习,夫人自幼在师门长大,那里的一切,她都很熟悉,所以,你也不必担心,只是五年而已,很快……夫人就会回来的。”
呼!
徐洛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忽然流下泪水,泪流满面。
这个从小体质羸弱,被人嘲笑的时候没哭过,被人打的时候没哭过,被人百般羞辱,被人叫做文官饭碗……都没哭过的少年,此刻却是哭得如此伤心。
涟漪什么也没说,只在一旁默默陪着徐洛流泪。
“我是不是,很没出息?”徐洛问道。
“不,你很出色,很优秀!皇家都无法得到的七彩之光花朵,都被你得到了。”
“你是最年轻的侯爵,你是七彩侯!”
“你是这世上最优秀的少年,没有之一!”
“呵呵。”苦笑一声,良久,徐洛才轻声道:“可我却连自己的娘都没有保护好,让她受委屈了。”
“不,娘要是看到你今天的威风,不知道会开心成什么样,她早晚会知道的,也会为你高兴的。娘又不是不回来,你不要这样伤心,也不要这样责怪自己,你伤心,我会更难过……”涟漪柔柔的说着,将头轻轻靠在徐洛肩上。
“你我都长大了,我们不再是小孩子了,所以,将军府的事情,在内有我,在外,你要肩负起来!”
涟漪说着,侧着脸,凝眸望着徐洛:“好吗?”
“好!”徐洛用力点点头,心中想着:五年见不到娘?那可不行,现在我的实力太弱,等我实力变强,就一定去
找上那个门派,把我娘给接回来!
“爹和大哥要是知道你今天的事情,一定也会很高兴的。”涟漪挽着徐洛的手臂,微笑着说。
“未必,没准我爹会揍我一顿……”徐洛撇撇嘴:“他肯定嫌我风头出的太过,他要在,绝不会同意皇上封我侯爵。”
“说的也是,爹这个人,向来方正,肯定不赞成你通过这种方式获取侯爵爵位。而且,这样一来,我们徐家满门荣耀,光芒万丈,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嫉妒,以后一定要低调一些呢。”
“是啊,回头我就去学院老老实实的低调一段时间再说吧。”
“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不过,在学院里,还能够让你得到系统的学习,不过,等过了新年再去不行吗?”
长夜,静街。
两道依偎着的身影渐行渐远。
母亲的离开,对徐洛的打击,远比涟漪看到的严重得多。
自幼的经历,让这个少年早早成熟,家人的关爱,让徐洛对家看得比什么都重。
此番他外出历练,收获不能用简单的“丰富”二字来形容。
他很想把这些快乐跟母亲分享,让爱他的娘知道,她的儿子,有出息了,长大了!
然而迎接她的,却是母亲因为求药许下诺言,当他体质真的改变后,践诺回师门去做五年教习的消息。
徐洛没办法怨恨母亲的师门,然而依旧对他们的这种做法有意见。
“七转筑基丹,有没有那么灵,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徐洛心中想着,眸光闪烁,知道这是个不能说破的秘密。
“对了,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凤凰楼主派人送过几次东西来,都是一些各地的特色产品,不贵,但看得出,很用心思。”涟漪忽然说道。
“哦?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徐洛对凤凰的举动感到不解。
“说不准真的是看上你了呢。”涟漪打趣了徐洛一句,随后眉头轻轻皱起来,看着长街前方的黑暗处。
徐洛在涟漪皱起眉头之前,就已经站住,一拉涟漪的手,将她拉到自己身后面去,说道:“藏在我身后。”
“可……”涟漪刚想说什么,忽然想到什么,随即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的躲在徐洛的身后。
“一群杂碎!”
徐洛低声骂了一句,他的心中,正因为母亲的被迫离开而愤怒,却在这种时候,还有人想要半路截杀他,更是点燃了徐洛心中怒火。
对方是谁派来的,徐洛现在根本不在乎,他目前只想着杀光这群不长眼的王八蛋!
“保护好自己!”徐洛轻声说了一句,随即,抽出水蓝,脚踩摇光步,一步……两步,骤然如电,身形如同一道鬼魅,瞬间消失在夜色里。
当那些埋伏在暗处的人意识到他们被发现了的时候,徐洛已经完全消失了踪影!
噗!
当徐洛一剑割掉那个杀手脑袋的时候,对方居然还没反应过来!
“不好,他发现了!”
“杀!”
“一起上,杀了他!”
几声呼喝,在寂静的夜空中传出老远。
徐洛反手一剑,刺入到另一个冲上来的杀手胸口,那杀手来不及呼痛,便被徐洛又一剑刺在咽喉上。
砰!
徐洛身形如电回转,运起破军七杀,一拳砸在一个想要从背后偷袭他的杀手脑袋上。
“碎筋骨!”
随着徐洛一声低吼,那人脑袋竟被徐洛这一拳生生打得头骨碎裂,当场惨死!
“截经脉!”
随着徐洛又一声低喝,一指点在一个冲过来的杀手身上,那杀手骤然不能动弹,被徐洛一剑封喉!
“点子硬,弩杀!”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
徐洛骤然停住身形,刹那间他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徐洛如同一只大鸟,腾空而起。
嗖嗖嗖嗖!
几声凄厉之极的破空声音骤然划破夜空,呼啸而至。
原本几个围上来想要围杀徐洛的杀手,被数支儿臂粗细的重弩,无差别射杀当场,连吭都没能吭一声。
“王八蛋!军用重弩……你们好大的胆子!”徐洛猛然间,暴喝一声,身上出了一层冷汗!
他的身形,在夜空中看上去无比诡异,摇光步运行起来,敌人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的踪迹!
随着他这一声怒吼,那边的涟漪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厉声喝道:“你们敢动用军用重弩狙杀七彩侯,将军府绝不放过你们!”
“走!”那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见事不可为,走的极为干脆利落!
“想走?哪那么容易?”徐洛心中大恨,军用重弩,为国之重器,这东西寻常人连听都没听说过。
想要把这东西弄出来,难比登天!
就算他父亲徐稷那种身份,想要调用军用重弩,也同样需要在军部报备!
而这些趁着夜色,堵在这里截杀他的人,又是怎么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