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剑天穹小说第四十三章节 腹黑院长

【傲剑天穹小说第四十三章节 腹黑院长】
“呵呵,谁给你说七彩之光只能开一朵花的?”
徐洛微笑看着涟漪:“我查过大哥送我的笔记,七色花可以直接服用,不但能让你的实力得到极大的提升,甚至还能改变你的体质!姐,这朵送你,希望你能再次突破。”
“这……这不行,这东西如此珍贵,对你来说更有用,我不能要!”涟漪一脸坚定的拒绝。
“你若不要,我就扔了它。”徐洛作势欲扔。
“别扔……你这坏小子!”
涟漪一脸嗔怒的看着嘿嘿笑的徐洛,正色的道:“你是男人,日后还要有更高的山峰等着你去攀登,我再怎么强,也只是一个小女人而已。你的体质刚刚改变,比我更需要各种提升实力的灵药!”
“喏……你看。”徐洛手中忽然间多了一株通体白色近乎透明,却流动着七彩光芒的植株,如同玉雕一般,美轮美奂,让人看一眼目光便无法再挪开。
“这……这是……七彩……之光!”涟漪这下真的被惊呆了,此前她根本就没想过,徐洛会连七彩之光一起得到了!
“姐姐不要怪我偏心就好,这株七彩之光,我还有大用,所以,一朵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收下吧。”徐洛笑着说道。
涟漪眸子里水光泛起,没有再拒绝,接过这朵七色花来。
轻声呢喃道:“为了得到它,你一定承受了难以想象的压力……真不敢相信,皇家派出那么多高手都做不到的事情,帝都各大家族都不敢去想的事情,竟然真的被你做到了。”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徐洛笑道:“我运气好,对了,这朵七色花,每次服用一朵,将里面的能量全部吸收炼化之后,再服用第二朵。”
“嗯,我知道了。”涟漪轻声道。
“我这两天,就要去学院报到。”徐洛又说道。
“这么快?”涟漪有些不舍徐洛这个时候就去学院。
“武技、心法,我并不需要在真武学院得到,可战斗的技巧和各种经验,却是如今的我所欠缺的。”
“生死之间的战斗虽然也可以得到很大锻炼,但跟系统学习得到的东西,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
“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不仅仅要有实际的战斗磨练,学院中系统的理论知识,也同样必不可少!”
“没见那些隐世大宗派中的弟子,都是在门派中学习很多年之后,才会放出来历练的吗?”
“还有一点,在学院里,应该也可以交到一些朋友,虽然现在可能不需要,但我总要为家族贡献属于我的一份力量。”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徐家的名声实在是太盛了一些,这对一个武将家族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进入学院,也可以暂避风头,过一段时间,帝都那些乱七八糟的关于徐家和徐洛的传言,自然就会淡了。而且我在学院,也未必会待太久的时间。”
想到袁家兄弟对自己说起的那件事,再想到自己刚刚遇到的袭杀,徐洛直觉两者间,可能存在着一点关联。
徐洛说的都很有道理,涟漪也只能点头答应。
……
帝都城北,一片占地面积极广的建筑,掩映在高大的树木当中,这里,便是享誉苍穹国的最高学府——真武学院!
“你,就是徐家的二公子……徐洛?”
一个六十多岁,头发多少有些花白但精神很好的儒雅老者,轻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抬头看了徐洛一眼,随即又低下头去,看着手中的一份材料。
“周院长好,我是徐洛。”徐洛态度恭敬的说道。
眼前这看着不怎么起眼的老人,却是苍穹国最高级学院的院长,关于这位周院长,身上各种传说多不胜数。
其中最有名的一件,莫过于三十年前,尚在军中服役,时值壮年的周良,带着一支十二人的小分队,深入到邻国境内五千余里。
用了半年多的时间,经历了大大小小数十场生死之战,历尽艰辛磨难,硬生生的将一名被对方设计掳走的亲王,给抢了回来!
同时,还把出卖亲王,也是潜伏在苍穹国接近二十年的一个敌国王牌间谍,给一并抓了回来!
经过审讯,那间谍指认了数百名潜藏在苍穹国境内的间谍,有些甚至已经在军政两边担任要职!
当年那件事,在帝都乃至整个苍穹国,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不计其数的官员因此落马,整个苍穹国的风气也随之肃清。
这份功劳,简直就是泼天的功绩!
相比之下,徐洛找到一朵七色花便被封侯,在这位老人曾经立下的功劳面前,简直就是儿戏一般,苍白无力。
尽管徐洛到最后,也没谢恩接受这个侯爵爵位,但皇帝却像是忘记了一般。
第二天就派人就送来了那枚七彩标志的侯爵徽章和封地的地契以及象征着侯爵的衣冠!
这件事,皇帝一意孤行,近乎耍无赖,徐洛也没有任何办法。
周良如
果继续留在军中,相信这位跟徐洛爷爷同辈,文武双全的军人将会有无比光明的前途。
至少,周良如今的地位,肯定是比镇国大将军、镇国公徐稷,只高不低!
但却没人知道为什么,那件事之后没多久,周良便从军中退役,并娶了被他营救回来那位亲王的女儿为妻。随后进入帝都的真武学院,做了一名普通的教官。
三十年后,当年的青年,如今看上去已经有些老了,也成为了这所对苍穹国来说最为重要的学院院长。
看着低头看材料的周院长,徐洛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爷爷,说起来,徐洛已经十年没有见过爷爷了。
十年前,时任镇国大将军、镇国公的徐鼎成,在进宫跟当时还年轻的皇帝谈了两个时辰之后,回到家,便把镇国大将军的玺印交给了儿子徐稷。
随后,老人飘然而去,不知所踪。
不知为什么,徐洛感觉眼前这老者身上的某种气质,似乎跟他爷爷有些接近。
“看你以往的表现,各种成绩还算优异。”周院长抬起头看着徐洛说了一句,打断了徐洛的思绪。
随即,他接着说道:“你母亲之前找到我,想要你进入真武学院上学,当时我是不答应的。”
徐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老者,并没有说话。
周院长有些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因为这里,是真武学院,是修炼武技强大自身,为国家军队输送栋梁之才的地方。而你,不但谈不上天赋卓绝,甚至……很弱,我这么说,你不介意吧?”
“院长,我不介意,您说的是实话。”徐洛说道。
“但当时你母亲来求我,我很为难,我不但跟你母亲的家族关系不错,而且跟你爷爷也有不错的交情。虽然他的地位在当时比我高很多,但你爷爷那人,交人并不看出身。”
周院长淡淡说着,一身儒雅高贵的气息,又哪还能看到当年那个军中悍将的影子?
“所以,我也算是你的长辈,我答应你母亲,说你可以来试试,但如果不成,就赶紧回去。
第一,真武学院不是稚学堂,没工夫哄孩子玩;第二,强行让你留在这里,甚至可能会坏了你的性命。”
周院长的话语中,终于显露出一点点当年的军人性格,说话很直接:“真武学院从不禁止学生打架,只要不打死打残,就不会有事。但你,我怕被人打死,我无法跟你家的长辈交代。”
徐洛终于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说道:“现在应该不会了吧。”
“嗯,能在九阶灵兽眼皮子底下得到七色花,并全身而退;又在黑风镇兴风作浪;最后还能在一群杀手的围杀中,连军用重弩都射不死,反而还斩杀了十几个不算弱的杀手的少年……在真武学院,应该不会被打死了。”
周院长说到这里,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看着一脸惊讶的徐洛,似笑非笑的道:“小子,你该不会以为,你穿上一身黑色的斗篷,就没人知道黑风镇搅动风云的人是你了吗?”
“这个……小子愚昧,还请院长大人解惑。”
徐洛是真的有些惊讶了,七色花和那夜的围杀,虽然算是机密,但以周院长的身份,想要知道并不难。
可在黑风镇那里,徐洛自认隐藏的极好,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人发现?
“嘿,小家伙,我教你一个乖,以后记住。自认为隐秘的事情,就算被人猜中,也坚决不要承认,更不要一脸惊愕的看着对方,明白了吗?”
周良说着,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有些顽皮的笑容,很是得意的看着徐洛。
徐洛猛然间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道:“您是猜的?”
“废话,我老人家即不会去黑风镇专程跟着你,也没兴趣派人监视你,不是猜的,难道还能是亲眼所见不成?”
“院长大人,学生受教了!”徐洛深施一礼,心服口服。
“嗯,很乖!”
周良恢复了儒雅的模样,看着徐洛淡淡说道:“以后记住了,就算做了坏事,也千万不要轻易承认,哪怕对方拿出了证据,你也要先说他们是在诬陷!
什么是秘密?就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也都不知道的事情!真正的秘密,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才算!”
“明白了。”徐洛一脸受教,正直诚实的少年,哪里会是腹黑老狐狸的对手?
“好了,我说起这件事,也只是提醒你一下,免得日后你吃亏。”周良笑眯眯的看着徐洛:“我的七彩小侯爷。”
“呃……惭愧……”面对这充满传奇色彩的院长大人,徐洛也只能苦笑了。
“有什么惭愧的,自古英雄出少年!皇帝不傻,我这老头子能看穿的事情,他未必就看不出来!不然,你以为他凭什么让你这少年封侯?”
徐洛抬起头,怔怔的看了老头子半天。
少年进入真武学院的第一课,便如此生动,老头这这一番话,将会对徐洛这一生造成怎样的影响。
可能,连老头子自己,都不知道。